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全集 > 第5部|第2.4章 大哥文化

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全集第5部|第2.4章 大哥文化

    四、大哥文化</p>

    几乎每个中国男人心中,大概都有个大哥情结。这情结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有本事的人自己当大哥,没本事的人自己去找合适的大哥。不仅仅混社会的有这大哥情结,几乎各行各业都有这大哥情结。</p>

    比如说你在单位里想混好,必须得找个大哥,拜个山头,等哪天自己混出来了,自己再当大哥。比如说你在社会上混,也需要有个大哥给你指点迷 津。就像二狗这样的闲散人员,出来混,也得拜个大哥。这大哥不是白拜的,拜个大哥说明自己有立场。如果出了问题大哥会帮忙,大哥有责任让小兄弟们过得更 好,而当大哥需要帮助时,小兄弟们更是义不容辞。</p>

    这种大哥文化在全球也就是中国有,说难听点是相互利用,说好听点是有情有义。你什么时候见过英国人、美国人互相称兄道弟,终日混在一起拉帮 结派?就连跟中国文化接近的日本男人间,都是有限度的交往。像是中国这种讲兄弟情义的,欧美人根本读不懂。十个欧美人看《英雄本色》,起码得有八九个人认 为这是一部隐晦的同性恋电影,剩下那一两个不认为是同性恋电影的,肯定是因为本人就是同性恋。</p>

    而且这种大哥文化,中国古已有之。战国四君子,不就是手下那些门客的大哥吗?关羽,不就是始终纠结在究竟该拜曹操当大哥还是该拜刘备当大哥吗?拜了一个,就意味着舍弃另一个。谁要是做了三姓家奴,得被全社会鄙视。</p>

    尽管在当今社会中,这种大哥文化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了,可国人心中的这种大哥情结,哪能是一天两天的就能磨灭的?</p>

    而且,当大哥的人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气质,这和家庭、生活环境密切相关。比如赵红兵,几乎从懂事的那天,就是孩子们的大哥。到了后来,更是 江湖大哥的大哥。这样的人,一旦没了当大哥的感觉,肯定会无比失落。以前号子里的这些人敬着他,是因为他在外面名气大,是因为他比别人都有钱。现在这些人 再敬着他,可真是觉得他是个大哥了。这两种感觉,对于赵红兵来说,很不一样。虽然赵红兵和钱三等人以前没什么交情,但是这次事件以后,赵红兵就是钱三的大 哥。以后赵红兵让钱三去赴汤蹈火,钱三也得去。当然了,赵红兵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他。</p>

    老曾被扔到马桶旁边,过了一会儿,自己也缓过来了,倚着墙直喘粗气。</p>

    姚千里又贱兮兮地凑了过来,朝赵红兵伸大拇指:“哎呀,哎呀。”</p>

    “有事说事。”赵红兵虽然再次帮了他,但还是烦他。</p>

    “厉害,厉害,我以后真不洗澡了,沾沾你的仙气。”</p>

    “操!”赵红兵又开始翻那本破《刑法》了。</p>

    赵红兵自己知道,今天是威风了,以后不定有多大的麻烦呢。过几天,钱三等人都下了劳改队,自己还得继续面对已经结了仇的老曾。看老曾这架 势,是要跟自己死磕到底了。自己肯定是不怕老曾,可老虎也得打盹,你能保证他不半夜把一根钉子钉到你心脏里边?老曾可是犯了死刑的!手上再多条人命,还是 死刑。</p>

    第二天,钱三、老七、小痞子、李晓强等人都下劳改队了。</p>

    钱三眼泪汪汪地跟赵红兵道别,赵红兵也微笑着挥挥手:“走吧!争取减刑。”</p>

    钱三看样子是想拥抱一下赵红兵,可想了半天,还是没好意思。</p>

    赵红兵瞄了老曾一眼,看见老曾倚在马桶边的墙上,连头都不抬。是睡着还是醒了,不知道。</p>

    这时,李晓强走了过来,握了握赵红兵的手:“老疙瘩,一句话,当心吧!”</p>

    赵红兵笑笑,拍了拍李晓强的肩。</p>

    老七已经快到门口了,一回头,看见小李子正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老七快步走到小李子面前,伸手要抡小李子耳光,抡到一半,又把手放下了。</p>

    小李子“哇”的一声,又哭了。</p>

    赵红兵被小李子哭得心情烦躁:走吧,走吧,都走吧!</p>

    钱三等人依依不舍地走了。一下走了五个人,号子里空了。</p>

    赵红兵环顾监舍一周,以后要是再跟老曾冲突,能帮助自己的,恐怕只有姚千里和刀哥。姚千里是个愣头青,刀哥又是个窝囊废,谁都不堪重用。即使赵红兵是头狮子,领导着这俩玩意儿,也够费劲的。</p>

    老海在写材料,一笔一画认认真真,时不时地还问问别人。</p>

    张国庆在看一本足有1000页厚的玄幻小说,边看边落泪,赵红兵几次想抢过来看看这玄幻穿越的小说究竟写了什么,让他一个见惯了人间冷暖的老头儿感动成这样。</p>

    小李子躲在角落里抽泣,不知道是不是幼小的心灵刚才又被老七给伤害到了。</p>

    老曾好像是倚在墙上睡着了,半天都一动没动。</p>

    虽然赵红兵对老海和张国庆挺好的,可赵红兵从来都不指望他们能帮上他什么。这就好像是你对我说一句“我爱你”,未必会换回我的一句“我爱你”,但是如果你对我说一句“操你大爷”,那么一定会换回一句“操你大爷”,并且,可能还会换来更多……</p>

    当然,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很正常。只有赵红兵知道这平静水面下的暗流。老曾报复,是早晚的事。赵红兵操了老曾的大爷,老曾也一定会操赵红兵的大爷。</p>

    现在,赵红兵就希望号子里能够补充进来点新鲜血液。赵红兵知道惯例,用不了两天,肯定得进来新人。他准备晚上重新排一下铺,让老海或者张国庆睡在自己身边,然后再让老曾睡到最下面。</p>

    赵红兵没想到,中午钱三他们刚走,下午号里就调来了三个。而且这三个中,有两个都是重犯。除了一个溜门撬锁的小毛贼,其他的两个可能都是死刑。</p>

    其中一个是二十多岁的郊区小伙子,叫三林,他干了一件有些弱智的绑架杀人案。他犯案的动机是弄到笔钱,然后做点小买卖。结果他绑架了自己的亲表弟。 绑架到手以后两个小时觉得事情肯定会败露,干脆先把人质杀了。如此业余的绑架流程,不被抓简直是不可能。三林长了一双三棱眼,相书上说这样的人奸诈、凶 残。</p>

    另一个可有些来头了,赵红兵早就听过他的名字。他叫腾越,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最早的一批混子,和他同时代的东霸天、李老棍子、陈卫东、 张浩然等人早已作古,他本人也混得一直都不怎么样,可是这个人的一生就是一部传奇。他的传奇之处在于他引领着我市一切犯罪的潮流,什么犯罪是新型的,他就 犯什么。</p>

    他1983年严打入狱后,被判无期,1990年的时候,他在监狱中硬是主动“传染”上肺结核,得以保外就医。</p>

    1990年出狱后,腾越以其敏锐的嗅觉,发现了目前社会中三角债问题太多,所以腾越就开了全市第一家讨债公司,可刚刚把这家讨债公司的名声打出去,腾越就因为重伤害又进去了。像是张岳后来开讨债公司,那也是借鉴了腾越的经验。</p>

    几年后腾越出狱,出狱后他又开了全市第一家ktv,当时全市人还不知道ktv是何物,每天腾越的歌厅开个喇叭在那叫叫嚷嚷的也没人去,后来 腾越招几个小姐进来,生意才火了起来,可是没火太久,就和前去光顾生意的赵山河等人掐了起来,再次因为重伤害锒铛入狱。在他入狱之后,他的ktv那条街上 雨后春笋般地开起了20来家,形成了相当大的规模,家家都赚翻了,唯有腾越无法享受胜利的果实。</p>

    这次腾越入狱时间不长,一两年就出来了,出来以后他又发现了当时刚刚出现的毒品摇头丸,他又成了全市第一个卖摇头丸的。他当时主要卖药的地 点就在富贵的夜总会。那时候张岳正是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此事被张岳知道之后,把他连打带赶撵走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究竟在没在本地,是死是 活,没人关心。</p>

    腾越有着像张浩然一样出众的商业头脑,当年也有着比较强的势力,只怪他的意识太超前,更多的工作用在了辛辛苦苦地培育市场和引导消费者上,这是乔布斯这样的商业领袖才该干的活,真不该让他去干。</p>

    所谓枪打出头鸟,他干的事全和犯罪相关,公安不抓他抓谁?</p>

    在十几二十年前,腾越的确还算是个大哥,按辈分来说,还要比赵红兵高上一辈。但是,腾越在残酷的竞争中混败了。在当今社会,手里没钱,怎么当大哥?</p>

    赵红兵早就知道这么个人,可是赵红兵很少出去瞎混,所以不认识他。现在赵红兵好好地端详了一下他:中等个,长相还算清秀,但眼神却是桀骜不驯,头发和胡子有些花白,指节非常大,像是老鸹爪似的。举手投足间,一看就是个老混子。</p>

    赵红兵听张岳说过曾经毒打过腾越,但是赵红兵不太了解具体的细节。都是出来混的,赵红兵对腾越这样的老混子还是挺给面子的。毕竟,人家腾越 是从东霸天、刘海柱、李老棍子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混出来的,即使现在混得差了点,可人家当年肯定也是一条好汉。赵红兵二话没说,就让腾越睡在了二铺,让三 林睡在三铺。</p>

    赵红兵认为,让腾越这样成名已久的江湖人物睡在二铺,是给自己上个保险。只要自己善待他,他还能去和老曾同流合污不成?赵红兵向来对自己跟江湖人物的沟通能力有信心。</p>

    事实证明,赵红兵也有错的时候。</p>

    从晚上开始,赵红兵就觉得此人不善。其实他对赵红兵言语上倒没什么不敬,只是赵红兵的直觉告诉自己,此人对自己有敌意,至于是不是因为张岳的关系,赵红兵不太清楚。</p>

    比如下午的时候,赵红兵问他:“吃点什么?一起点了吧。”</p>

    腾越说:“呵呵,心领了,我是不富裕,但是还吃得起。再说,哪能随便吃人家的饭呢。吃了你的,不就成了你小弟了吗?你小弟那么多,也不差我一个了。”</p>

    话掉地上了,赵红兵没法接茬儿。不过赵红兵是场面上的人,不差事儿,又递过根烟:“抽根烟总行吧?”</p>

    “你那烟我享受不了,我抽外烟。”腾越说着,自己掏出包三五,边点边说,“烟是没你烟好,可我就好这口。”</p>

    话彻底掉地上了,赵红兵该给面子给面子,人家不领情,赵红兵再这样,就是犯贱了。其实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很微妙,只要是情商不太低的人,基本 不用说“我喜欢你”、“我讨厌你”之类的话,互相就能感觉是不是能够对眼。赵红兵的情商肯定没低到一定份上,他知道,这辈子,他不可能和腾越交上朋友。</p>

    回头吃完晚饭看电视的时候,赵红兵发现:这腾越别看不愿意跟自己沟通,但还是特别愿意和号子里的别人沟通的。尤其是跟一起进来的这两个人,腾越更是当小弟照顾着。他不吃赵红兵的,倒是让那两个小弟吃他的。</p>

    刀哥闲着没事,看着腾越他们都吃好吃的,主动溜达过去搭话。</p>

    “伙食不错啊!”刀哥一看就是个小毛贼,看见人家吃口好的,都凑上去分杯羹。</p>

    “太他妈的难吃了。”腾越把饭盆扔在了一边。</p>

    刀哥看着自己饭盆的白菜帮子说:“不错了,就我这白菜帮子,猪都不吃。猪不理,我还得理。”</p>

    “也不是坏事儿,就你那一身膘。该减减了。”腾越说。</p>

    “我这还一身膘呢?我进来都瘦了10多斤了,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多胖,伙食多好。”</p>

    腾越说:“还能有多好?”</p>

    “我饭做得好啊!”</p>

    “你?厨师?”</p>

    “不是厨师,我饭做得好的主要原因是我爸高瞻远瞩,我20岁那年,他看电视看着有厨艺学校招生,我爸立马把我送了去。我妈问为啥,你猜我爸咋说?”</p>

    “咋说?”</p>

    “我爸说,咱儿子早晚得进监狱去,到了监狱你会天文地理都没用,就数厨师最有用。进了看守所就当劳动号,进了监狱里就继续当厨师,干活少,减刑快……”</p>

    腾越乐了:“你爸真是这么说的?”</p>

    “真的。”</p>

    “那你爸还真是高瞻远瞩。”腾越不住地点头。</p>

    “唉,我爸给我弄了一败家媳妇儿,就不太高瞻远瞩了。”</p>

    “她给你戴绿帽子了?”腾越可能是觉得刀哥比较好玩,愿意跟他唠。</p>

    “她敢!她就是成天跟我吵架,我能跟老娘们儿吵吵吗?我就离家出走了。”</p>

    “然后就来看守所了?”</p>

    “可不嘛。”</p>

    “去哪不好,来看守所干吗?”</p>

    “我也不想啊!我跟我家那娘们儿吵吵完,就找我朋友玩去,那时候已经是10点多了,我朋友在歌厅唱歌呢,我就过去了。哪知道,我刚进了歌厅 的过道,就看见前边打起来了。我再一看,是我朋友在那打架呢。我这么仗义,能不上去帮忙吗?我帮着踹了几脚,这架也就散了,我们也各回各家了。我在洗浴中 心住了一宿,到了第二天,警察给我打电话,说找我了解一下昨天打架的情况。我去了才知道,我那朋友昨天后脑挨了一下,当时觉得没什么事,到了凌晨,死了! 这下可好,我们打架的两帮人都被关到这了。这警察也太不讲理了,是我的朋友被打死了,我已经够倒霉的了,还把我抓进来干吗?”</p>

    腾越点点头:“关键你不像好人,你看看你那胳膊上,还刺着青。”</p>

    “嘿嘿……”刀哥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胳膊上的“刀”字。</p>

    “你怎么还刺了个刀?”腾越也觉得刀哥的刺青比较奇怪。</p>

    “玩呗!”刀哥觉得这个话题十分不利于自己,赶紧转移话题,“我问了,像我这样的,最多判个一年半载的,我觉得我能当上劳动号,到时候,腾哥你尝尝兄弟的手艺。”</p>

    “那你可快点,我怕我等不到那时候了。”</p>

    “你肯定长命百岁。”刀哥的话把赵红兵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p>

    “操,我倒是想!”</p>

    腾越嘴里虽然在骂,可是的确是聊高兴了,伸手摸出包烟,扔给了刀哥:“拿去抽去!”</p>

    “谢谢腾哥。”刀哥喜出望外,表情跟旧社会的大茶壶收到了打赏似的。</p>

    腾越不但跟刀哥聊天,整个号子里他逮谁跟谁聊,这和他对赵红兵的冷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p>

    赵红兵听腾越跟别人聊,也大概知道了腾越这些年过得不怎么如意,但是生活肯定没什么问题。</p>

    腾越在被张岳打跑之后,当然没有洗心革面。他跑到了福建,干起了强拆,本来干得好好的,可是后来他的老大因为别的事儿进了监狱。腾越去年只 能灰头土脸地回到了本市,回来以后,腾越瞄准了电子游戏的赌博市场,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电子赌场。这种电子游戏的赌博,不同于当年李四的扑克机和马三的大满 贯之类的小打小闹,而是真真正正的赌博。有狮子王国、电子百家乐、奔驰宝马这样的吃钱机器。</p>

    一个小小的游戏厅,一年收入百十来万不成问题,一旦遇上个冤大头,说不定三五天就在这扔上几十万。腾越在开了游戏厅半年后,终于遇上了个大 主顾:一个我市最大的民营企业家老牛的儿子。据说这小子在来腾越游戏厅前,已经输了几百万,次次都是他爸派人来还钱。这小子屡败屡战,却越战越勇,又来到 了腾越的场子玩。</p>

    腾越早就对他的背景了解得一清二楚,在他输了十几万现金以后,开始记账了,只要肯打欠条,腾越怎么给他上分都成,腾越有过开讨债公司的经验,十分确信自己能拿回这笔钱。</p>

    半个月过去了,腾越看了看手中的欠条,已经100万了。腾越知道,再欠下去就不保险了。所以,开始跟这小子要账了。结果自从腾越第一次张口要账之后,这小子居然消失了,再也没来过游戏厅。腾越打电话,他也根本不接。</p>

    腾越恼了,这么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居然还敢玩自己!腾越一怒之下,开着车到处去找他,结果,在另一个游戏厅里找到了他,他又在另一个游 戏厅里欠了不少钱。腾越二话没说,直接把这小子绑走,就绑到了自己家里。自己拿着欠条去找他爸老牛。老牛可能是每天为儿子还债也还得焦头烂额了,就跟腾越 说:“给你50万你放人,要是你觉得50万还不够,那我就报案了。这个儿子我也不想要了。”</p>

    腾越说:“有种你就报案吧,100万,少一个子都不行。欠条在我手上,警察来了我也有理。”</p>

    老牛说:“就50万。行的话现在就拿走。”</p>

    腾越说:“三天内,100万。”</p>

    老牛说:“100万没有。”</p>

    腾越说:“好吧,那就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要钱还是要儿子。”</p>

    腾越用的还是十几年前要账的老一套,哪知道现在这一套早就过时了。现在有几个人还像以前一样讲规矩啊。</p>

    老牛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他知道腾越是求财的,肯定没胆子把他儿子怎么样,也想让儿子接受接受教训,所以还真就撒手不管了。</p>

    三天后腾越再去找老牛,老牛干脆连见他都不见了,这可完全激怒了腾越,拿着电话就骂:“我操你妈,别以为有俩骚钱就牛逼。是你儿子欠了我的 钱,你一天不给钱,我一天就不会放人。今天你再给我100万我都不要了,告诉你,多一天就多10万。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不见我吗?好,我回去就给你儿子 放点血。”</p>

    腾越说完,就把电话关了。本来腾越是想关上电话,吓吓老牛,装装逼。哪知道老牛确实害怕了,可再拨腾越电话时拨不通了。这下老牛可急了,一个电话打到了公安局……</p>

    腾越打开手机的同时,家楼下响起了警笛。</p>

    小牛一脸不屑地跟腾越说:“我就说你别绑我,有劲吗?这下你折腾大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p>

    腾越说:“你欠我钱还有理了?”</p>

    小牛更加不屑:“看你穷成这个逼样儿,100万,至于吗?那两个逼钱算什么啊!”</p>

    “我操你妈,你再说!”</p>

    “再说也是这么回事儿,痛快的把我放了,给你个十万八万的。你要是不放我,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小牛洋洋得意。</p>

    腾越回身去厨房里拿出了菜刀:“我想知道知道后果是啥。”</p>

    “你碰我一下,你就倒霉了。”</p>

    “我操你妈!”</p>

    腾越一菜刀朝小牛抡了下去……</p>

    腾越多年来的郁郁不得志,腾越仇恨现在的人不讲道义,腾越这些年在外面受的有钱人的气,都在这一刀上。</p>

    可以想象这一刀有多重。</p>

    腾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抡了这么一刀。菜刀抡下去以后,腾越自己都惊了。这一刀,端端正正地砍在了小牛的太阳穴上,小牛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p>

    小牛居然被腾越一菜刀给干死了!腾越混了二十多年社会,第一次看到被菜刀一下就砍死的人,而且,就是出自自己的手。</p>

    被抓起来以后,腾越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老牛一定会动用一切关系把自己给判了。</p>

    现在看守所里腾越的心态很正常,聊到最后,说:“别他妈的以为有钱就了不起,老牛家是有钱,那又怎么样?小牛还不一样被我干死了?我一条老 命换他一条小命,值!我这条烂命折腾够了,早死八个来回了。我现在死,也他妈的算为民除害了。有钱能怎么样?有钱有几条命?别他妈的得罪我,得罪我就是个 死!”腾越那个年代的老流氓,甭管自己是干什么的,总希望给自己贴上正义、拔刀相助、为民除害的标签。</p>

    腾越说完这句话,还看了赵红兵一眼。赵红兵眯着眼睛看着腾越冷哼了一声。赵红兵当然懂腾越的意思,最后一句话,就是说给赵红兵听的。赵红兵的确不知道为什么腾越对自己有那么大的仇恨。难道是因为张岳多年前收拾过他?难道是因为腾越仇富?</p>

    赵红兵也懒得想腾越究竟是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敌视,赵红兵只知道两点:</p>

    1.腾越早晚有一天得闹号,闹的对象就是自己;</p>

    2.等着腾越闹那一天,毫不犹豫把他归拢,归拢到像是老曾那样服了为止。甭管他是死刑犯还是什么犯,在我赵红兵这,都不管用。</p>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全集。本章网址:http://8810.in/143_143441/202.html

类似《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全集》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