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秦末争霸之重生项羽 > 第二卷游历第96章春药蹂躏徐丽(95)

秦末争霸之重生项羽第二卷游历第96章春药蹂躏徐丽(95)

    本章h,大家照常订阅,等待发合集,后面的内容不用看

    ※※※

    神摆了摆手,说道:“好好好……我再给你创造一个生命就是了,不过不能在你原来的世界里,因为你已经死了。你不是很喜欢《笑傲江湖》吗?我就送你去那里,并且还会教你很厉害的武功,你满意吗?”聂云一听,惊喜地问道:“你……你可以送我去笑……笑傲江湖的世界,而且还会教我……教我武功?”“是呀!你想学什么武功呀?”神问道

    聂云想了想,说:“‘北冥神功‘是一定要的,吸人内力多爽呀!而且还没有反噬的危险……‘易筋经’是少林绝技,自然要学……‘九阴真经’和‘小无相功’也不错,当然也要……‘独孤九剑’是笑傲里的绝技,自然不能少……‘六脉神剑’以无形剑气伤人太爽了,自然要学……‘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及‘生死符’也不错……‘降龙十八掌’我也要……还要‘凌波微步’”“可以可以,我都教你。”神说。接着,神往地上一指,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堆书。神说这些就是他要学的武功,让他背熟之后,在一一为他解释。

    聂云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吃终于将秘籍都背熟了,可他一句也不懂。神耐着性子将聂云的疑问作了回答,等到聂云终于将秘籍完全弄懂以后,神说:“好了,闭上双眼,准备走吧!”聂云闭上双眼,神双手一挥,聂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聂云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草地里,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已经变成古代的了。自己旁边有三个瓶子和一张纸,聂云拿起纸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小子,本神已将你变成十一岁的小孩子,十年之后剧情会开始,你就在此深谷好好练功。本神送你三瓶辟谷丸,足够你活十年啦!你好自为之。

    聂云看完后,忙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果然已经变成了小孩子。聂云叹了口气,心想既来之则安之,认命了吧!于是他便在此住下练功……

    十年后的这一日,在山谷中传出一阵大笑。那人正是聂云,此时他已长回原来俊俏的样子,现在他所知武功大多都已大成,只有六脉神剑限于内力还不太足,每次只能单使一剑,不过随着日后内力的提升,总有一日能六脉齐使的。此时的聂云身具数家所长,已成为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了。

    当下,聂云便寻路出谷。他这些年来一人呆在深谷之中,衣服早已破烂不堪,只得用树皮编制成衣,当下他出谷之后,便到了一农庄当中偷了一套衣服出来穿上,然后想道:‘一分钱难死英雄汉’,现在老子得去找点儿钱来。

    于是他找到一个农民,问他当地哪个财主最坏、最有钱,那个农民告诉他是镇上的张财主,此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附近的乡亲全让他害过。聂云一听,决定今晚就去找这位张大财主“借”点儿银子花花。

    这天晚上,聂云钻进张府,抓住一个家丁问道:“喂!我问你,你家老爷在哪儿,不说我杀了你。”那家丁哆哆嗦嗦地道:“老……老……老爷在三姨太房中。”聂云问明三姨太房间位置后,一拳将其打晕,然后朝三姨太房中奔去……

    “哈哈哈……这么多银子,够老子花的了。”看着包袱里那白花花的几百两银子和一堆银票,聂云大笑道。又回想起刚才张大财主那副心疼样儿,聂云简直笑疼了肚子。然后聂云到镇上买了两匹马和一件白色儒衫及一把长剑,便朝福建奔去。

    福建离此并不甚远,行了两日有余,这一日已然到达。向路人一打听,福威镖局还没出事儿,心想:看来还没开始,我刚好可以救救那个可怜的林平之。

    就这样,聂云在福建的“悦来客栈”住了下来,等了两天。这一日,福威镖局的林平之终于要去打猎了。聂云见那林平之大约十**岁,长相甚是俊美,心想:终于要开始了。于是便决定先到岳灵珊的酒铺去等。

    来到岳灵珊的酒铺前,只见酒炉旁有个青衣少女坐在那儿,她头束双鬟,插着两支荆钗,脸上似有不少痘瘢,容貌甚丑,应该就是易了容的岳灵珊;她旁边有个白发老头儿,应该就是那嵩山派的奸细劳德诺了。当下,聂云随便找了棵大树跃上去,闭目等待。

    大约过了四五个时辰,酒店前传来一个声音:“少镖头,咱们去喝一杯怎么样?新鲜兔肉、野鸡肉,正好炒了下酒。”聂云睁开眼一看,果然是林平之他们,便将长剑塞进包袱里,从树上跳了下去,他身法极快,林平之等又如何看得清楚?自然是无人看见了。

    他走进酒店,林平之及众镖头和趟子手已然坐下,他们见聂云一身白衣,还道是过路的书生,倒也并未在意。劳德诺一见,忙上前问道:“这位客官,您要点儿什么?”“来一斤牛肉,再打一斤酒。”聂云说道,劳德诺连忙下去准备。

    忽听得马蹄声响,两乘马自北边官道上奔来。两匹马来得好快,倏忽间到了酒店外,只听得一人道:“这里有酒店,喝两碗去!”说的是四川口音,聂云知道是那两个青城败类(这话不大对吧!因为青城派的人都是败类呀!)余人彦和贾人达到了。

    接下来就和原著中一样,那个青城派的余人彦调戏岳灵珊,林平之打抱不平,和那两人动起手来,不过他的武功实在不行,怎么也打不过那两人。聂云知道林平之接下来会拔出匕首将那余人彦杀掉,于是他一把奔过去,一手抓住余人彦,一手抓住贾人达,一把将二人扔了出去,他出手实在太快,以至于林平之岳灵珊等人根本没看清,只见白影一晃,余贾二人已然摔倒在门口。聂云说道:“两个青城派的狗崽子快滚,下次再让我看见定不轻饶。”

    余贾二人知遇到高手了,忙连滚带爬地站起来,骑上马便走。而林平之等人早已傻了眼,没想到这个俊俏书生竟然是个武林高手。聂云走上前对林平之道:“你家即将有大祸降临,我叫聂云,住在‘悦来客栈’当中,如果要我帮忙可以来找我。”林平之听了,问道:“聂……聂先生,你、你说我家会遭大祸,那会遭什么大祸?”“你回去就知道了。”聂云说。林平之听了,忙带着手下的镖头和趟子手回镖局了。

    见他们走远了,聂云转过头对劳岳二人道:“你们华山派的人怎么开起酒铺来了?”二人一听,大吃一惊,劳德诺走上前抱拳道:“在下华山劳德诺,不知少侠是哪路朋友?”聂云笑道:“我的师门不大好说,再会了。”说着便即奔出,劳德诺和岳灵珊忙跑出酒店,可哪里还有聂云的影子?

    聂云回到客栈,到了晚上,只见外面一群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个四十来岁、衣着华贵的中年人,他后面跟着一人,正是林平之。聂云一见,顿时明白那中年人便是林震南。

    林平之将父亲带到聂云面前说道:“爹,这位就是聂大侠。”林震南见了聂云,抱拳道:“聂少侠,在下福威镖局林震南。今日少侠在酒店中相助小儿,林某感激不尽。”“不敢不敢,林总镖头客气了,聂云可不敢当,不知林总镖头来此有何贵干?”林震南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就说明了来意。聂云顿时明白他是来找自己求救来着,说道:“那好,我便随林总镖头到镖局中走一走。”林震南大喜,立刻引路。

    余贾二人知遇到高手了,忙连滚带爬地站起来,骑上马便走。而林平之等人早已傻了眼,没想到这个俊俏书生竟然是个武林高手。聂云走上前对林平之道:“你家即将有大祸降临,我叫聂云,住在‘悦来客栈’当中,如果要我帮忙可以来找我。”林平之听了,问道:“聂……聂先生,你、你说我家会遭大祸,那会遭什么大祸?”“你回去就知道了。”聂云说。林平之听了,忙带着手下的镖头和趟子手回镖局了。

    见他们走远了,聂云转过头对劳岳二人道:“你们华山派的人怎么开起酒铺来了?”二人一听,大吃一惊,劳德诺走上前抱拳道:“在下华山劳德诺,不知少侠是哪路朋友?”聂云笑道:“我的师门不大好说,再会了。”说着便即奔出,劳德诺和岳灵珊忙跑出酒店,可哪里还有聂云的影子?

    聂云回到客栈,到了晚上,只见外面一群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个四十来岁、衣着华贵的中年人,他后面跟着一人,正是林平之。聂云一见,顿时明白那中年人便是林震南。

    林平之将父亲带到聂云面前说道:“爹,这位就是聂大侠。”林震南见了聂云,抱拳道:“聂少侠,在下福威镖局林震南。今日少侠在酒店中相助小儿,林某感激不尽。”“不敢不敢,林总镖头客气了,聂云可不敢当,不知林总镖头来此有何贵干?”林震南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就说明了来意。聂云顿时明白他是来找自己求救来着,说道:“那好,我便随林总镖头到镖局中走一走。”林震南大喜,立刻引路。

    聂云回到客栈,到了晚上,只见外面一群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个四十来岁、衣着华贵的中年人,他后面跟着一人,正是林平之。聂云一见,顿时明白那中年人便是林震南。

    林平之将父亲带到聂云面前说道:“爹,这位就是聂大侠。”林震南见了聂云,抱拳道:“聂少侠,在下福威镖局林震南。今日少侠在酒店中相助小儿,林某感激不尽。”“不敢不敢,林总镖头客气了,聂云可不敢当,不知林总镖头来此有何贵干?”林震南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就说明了来意。聂云顿时明白他是来找自己求救来着,说道:“那好,我便随林总镖头到镖局中走一走。”林震南大喜,立刻引路。

    (第二卷游历,完。)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秦末争霸之重生项羽。本章网址:http://8810.in/148_148569/98.html

类似《秦末争霸之重生项羽》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