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楚汉特种兵 > 第贰拾壹章 各怀心思

楚汉特种兵第贰拾壹章 各怀心思

    酒过三巡,众人很是尽兴,作为项羽的幕僚,范增无疑是极为自负的,看到对面刘邦的谋士张良在那年轻力胜,意气风发,想想自己已近古稀,于是起了好胜之心。‘张留侯,今ri气氛如此之好,可否借这酒兴与老朽对弈几句?’范增对张良说道。

    ‘范老有此雅兴,张良岂能扫兴’张良虽然不情愿,但此刻也无他法,只好应战。

    两人座在棋盘前,范增道:‘五局为限’

    ‘好,还望范老承让’张良嘴上应着心里却在思虑。‘这老狐狸,五局棋要下到什么时候?万一沛公有个长短,跟前也没个照应啊?得快些结束,哪怕是输也不损什么’

    两人落子都很快,一个是真心想较量,尽展老迈之风,一个却是无心恋战想尽快摆脱。

    那边酒席进行的很顺利,在那时军人也只有喝酒才算个消遣的娱乐方式,通常吃几个时辰甚至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

    这边一个时辰不到,已经下了四局棋,张良连输四局。‘范老真是老当益壮,激ng力充沛啊’

    ‘哦?我还以为留侯要说我棋艺激ng湛呢,怎么莫非留侯还有后手’

    ‘在范老面前那里敢留后手,张良已经尽力’

    ‘如果你已经尽了力,那这第五局还是一样的结果,那你今天可就是满盘皆输,等于全军覆灭啊’范增若有所指。

    张良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不是还有一局嘛,没准张良侥幸能寻得一抹生机,到时范老可要给留条活路啊’

    ‘既然你能寻得生机,那就是天意,非我能扭转’

    ‘好,得范老一句话,那张良就争这一线生机’

    第五局棋开始,张良执黑先手,两人明显慎重起来,随着布子阶段完成,中盘争夺都是思虑一番才落子...

    刘邦与班长的座位是紧邻的,刘邦拿起酒盅向班长敬酒,饮完盅中酒水,刘邦问班长‘贤弟,我从宫中特意给你带出几个先秦妃子来,待酒席后给你送去’

    班长脸上露出轻浮之se,但又似有顾虑,向主位上的项羽看了一眼,‘唉,还是算了,已经得了不少财物,如果再贪美se,怕是来ri被项王兄知道了不好交代,万一进得关中出不得拿就麻烦了’

    ‘贤弟如此实力难道还有顾忌?我可是听说魏王和藏将军都有向你投靠之意,如果再加上兄长我,还怕没我们立足之地?到时为兄辅佐贤弟一统天下,归身隐去,后世也能传诵一番’

    ‘容小弟思量思量’班长有些犹豫。

    ‘好,贤弟尽快答复,你嫂子会多打扰你一段时间的’刘邦另有所指。

    沉思一会后,班长意会道:‘如何行事呢?’

    ‘一会我会以助兴为由,你可派出一名手下上前舞剑,当中我让樊哙献宝为由,两人联手,怕那位无防备之下,身陨当场也是可能’

    ‘那我们以什么为信号?’

    ‘待贤弟手下舞剑之时,我会先让樊哙送上两块玉璧,你离他近些,先让樊哙送你一块,玉璧呈到你面前时,一起出手即可’

    班长一咬牙答应道,‘好,还望兄长守诺’

    这边棋局已近尾声,张良手中一颗棋子迟迟落不下去。范增手里把玩着一个玉玦,显然再等张良落子,张良相信,只要自己这颗子落错那将是必输的局面,那对方的玉玦也会落地,那么主公以及所带参加宴会的人都将xing命不保。张良头上冷汗连连。这时班长后面的慕容璟珏走到棋盘前,拿出一个锦囊递到张良跟前,‘师兄稍息片刻,看完这锦囊再说’

    ‘师兄??请问慕容军师师从何人?’

    ‘小弟乃是黄石公关门弟子,师父说与你有缘,你是他半个徒弟,来时没与师兄想认,是小弟失礼了,还望勿怪,’

    ‘原来如此,多谢师弟’说完向范增说道,‘范老稍后片刻,张良先观师父训斥’在得到范增的应可后转身出了帐外。

    见张良向外行去,范增怕生出变故,于是看向项羽,起身举起手中玉玦,项羽只是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吃酒,仿佛无视他的动作。范增愣了下神,叹了一口气,重新座回棋盘前。

    ‘范老先生可是因为师兄无法解棋而叹气?’范增刚才的举动落入慕容眼中,假装观看棋盘的慕容璟珏问道。

    ‘哦...啊’失落的范增并未听清慕容在说什么。

    ‘我师兄是身陷棋局了,当局者迷罢了,其实这棋容易解得’

    ‘哦?你能解此棋?’范增倒是听清楚了这句话,听得慕容能解此局,倒是重起蔑视之心。

    慕容拿起一颗黑子,落入棋盘的上星位上。范增见此子一落,棋盘黑子顿时从白棋围堵中杀出一条血路,即使白棋再进行围剿也不能尽数屠尽。良久后,范增抬眼看了看慕容,‘天意啊,黄石老人名不虚传,阁下能得真传,可喜可贺,老朽佩服’说罢离席而去,落寞的背影甚感凄凉。

    刘邦此时借着酒兴对项羽说道,‘项王,为兄在秦宫中闻得官员饮酒皆有舞女助兴,今ri我等何不也来个舞剑助兴?

    ‘好,我弟项庄舞的一手好剑,可让他试上一试’项羽豪气道。

    刚才在范增桌后吃酒的项庄立刻起身,走到中间向项羽行了一礼后,拨出佩剑舞了起来,项庄一表人才,在加上剑术确实不错,众人喝彩声不断。此刻的刘邦确是暗自叫苦,眼神不时的瞥向身旁的班长,班长确仿佛沉寂在项庄的剑法中,看得摇头晃脑。

    随着项庄剑法越来越凌厉,坐在座位上的项梁有些座不住了,因为他可是答应了张良要保全刘邦的,于是他手伸向腰间,正玉拔出剑上前阻拦项庄。只见项庄此刻纵身一跃,手中剑向班长与刘邦方向而去,班长身后一道身影鱼跃而出,‘叮’一声兵器碰撞声传来,项庄被被震的倒退了几步,震惊的望向来人,只见此人年少英俊,气势不凡。‘我乃班长帐下近卫旅旅长聂小宝,愿与项将军切磋’小宝对项庄说道。

    ‘项庄退下吧,你不是聂将..聂旅长对手,还是看看聂旅长的剑术吧’项羽对项庄说道。

    ‘诺’项庄退回项伯身旁,不顾项伯埋怨的眼神,低头喝起闷酒来,显然因为被小宝击退而懊恼。

    场中小宝以及开始了表演,只见他手中利剑杀气凌然,招招yin狠,剑锋过后让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众人包括项羽无人不惊,这根本不是剑术,而是正在的杀人之术。

    刘邦在一旁看得兴奋,于是向身后的樊哙示意了下。只见樊哙手拿一只玉璧向班长走去,在即将到达班长桌前的时候,小宝此刻几个腾挪已经到了主位项羽前方三米处。樊哙向班长献上玉璧,说道:‘这是我家沛公送与你的’只见他做手托盘,右手向盘底摸去。小宝此刻一个翻腾...

    ‘大胆班...’‘慢’两个声音同时喝道。小宝的身影落在场中间,原来他刚才是向后跃的。听到喝声后,在众人愣神瞬间,樊哙隐蔽的将右手再盘底拨弄了下,拖在盘沿上,双手呈托盘状。

    ‘这位壮士何人?手中拖着何物’项羽沉声问道,语气有些不善。

    这句话惊醒了发愣的刘邦‘贤弟,此人乃我账下樊哙,为兄为你准备了些礼物,刚才因为得知班长贤弟竟然与你结为兄弟,那他就是我们的三弟了,所以为兄就先送三弟礼物了,还望贤弟不要见怪。樊哙,快将礼物给项王送去’送给项羽的礼物中有一件玉璧,有一只玉斗。‘二位贤弟,希望你们二人亲如双壁,齐心合力,照耀神州,另外还有一只玉斗是送个亚父的,希望亚父能继续帮助项王成就霸业’说完余光瞥了班长一眼。

    ‘哈哈,那就多谢兄长了’项羽爽快一笑。

    班长也是道谢‘多谢邦兄’

    项羽听了班长的道谢,眉头皱了一下,刘邦看到项羽皱眉身体僵了一下,但随即恢复。向二人抱拳还礼。

    此时献礼的樊哙却满脸懊恼,项羽见其模样于是问道,‘樊壮士可是有事?’

    ‘我跟随沛公帮助项王打下咸阳,沛公不让我们动宫中财宝,而且还帮助项王守住函谷关剿灭乱匪,可谁知来这吃酒竟然吃不上饱饭’

    ‘修得说胡话’刘邦在一旁赶紧制止樊哙,向项羽赔情道:‘他就依猛人,不懂说话,为兄帮贤弟取关中那是理所当然,还望莫怪罪于他’

    ‘这怎么能怪罪,应该奖赏才是,吩咐下去,让后厨好酒大肉送上来’项羽吩咐手下道。片刻后下人来报,熟食已没有,只余生肉。

    ‘生肉也可,只要能填饱肚子’樊哙在一旁嘟囔道。

    ‘好,壮士勇猛,给他拿一条后腿上来’项羽说道。

    片刻后只见下人拖着一只木盘上来,里面放着一条猪后腿,樊哙上去拿出佩剑割下一块肉来访进嘴中嚼了起来。

    ‘哈哈....’项羽一阵大笑,没想到还有如此猛士,你如果全部吃下,那我吩咐给你军送上十头活猪去,也算是犒劳夺关的将士们了。

    项羽话音才落,‘给我拿一条生牛腿来’声如钟声,震的众人耳朵嗡嗡直想。只见班长身后走出一威猛壮士,比樊哙要大上一号,正是班长近卫燕飞,‘如果我吃下牛腿,你送我五只牛即可’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酒席已近尾声,刘邦中途告退,项羽和班长没有理会,随他去了。

    最终宴会结束,刘邦樊哙等人也没带走猪肉,倒是燕飞真牵了两头牛回到晋**驻扎处,因为项羽那也就只有两头牛。

    霸上刘邦营内,刘邦和樊哙前往张良的房间,路上刘邦对樊哙耳语道:‘此事万不能让张良知晓,既然没有发生,就让他烂在肚子里’

    ‘季哥,我知道’

    张良房间内,在称赞了一番樊哙所为后,张良向刘邦汇报与陈平商定之事。两人走后,张良思忖起来‘为何没用香囊?难道根本就没打算用,另有所图?’一会后张良猛的一抬头,神情大变,隔着营帐望向刘邦营帐,眼中闪烁不定。

    鸿门虞姬处,虞姬望着躺在塌上眉头紧锁的项羽,关心的问道‘夫君今ri不开心吗?

    项羽回头看着绝se的虞姬,再没了忧虑,脸上换上了一幅温柔爱惜的表情,‘没事,只是还有些事情想不通’

    ‘什么事想不通?说来听听’

    ‘一是张良手中那锦囊里到底写着什么,二是这班长不知道还隐藏着多少实力‘

    ‘这也是你没动手的原因?’

    ‘只是其一,如果他有行刺我意,我明ri伐他,如果他拿出香囊,敢让刘邦用你来威胁我,那我哪怕粉身碎骨,也会立即杀了他,他武艺再高,我不信他能逃出我两万楚儿布置的天罗地网’

    ‘夫君,估计那班长也是试探你’

    ‘这话怎么讲?’

    ‘他晚上时分已经让薄姬将香囊送还我了’

    ‘哦?他这是什么意思?那刘邦身上的那个香囊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个班长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刘邦怎么处置呢?’

    ‘没有特殊的原因,不能随意杀他们任何一个,叔父已经取得他的信任,让刘邦张良都欠下人情,将来封王时,让刘邦远走僻地,到时候叔父出面说服他们即可,他的那些手下兵士必会因思乡而离开他,至于陈平送他刘邦又有何妨?难道张良陈平还有那萧何能共处?’

    ‘可是亚父确是真伤心了’

    ‘唉,如果不让亚父如此,岂能骗过天下人,如今坑杀降卒之名已背,诸侯之心可见,关中也非我们能久留之地。奈何手中只有两万楚儿,不宜征战,待天下安定,撤回楚地修养生息,来ri再一一征讨,只是顾忌那班长啊’

    ‘刘邦几天没对班长动手吗?’

    ‘好像有那心思,被我喝止了,凭那樊哙应该成不了事,没见那燕飞与聂小宝本事,单是那慕容和班长二人,恐怕即使我也难以得手’

    ‘夫君早些歇息吧,明ri就要进关了,还有很多事要你处理呢’

    ‘恩’项羽答应道。

    良久,虞姬已经睡去,隐约中似乎传来项羽的声音,‘班长,我该如何待你呢?’

    与此同时,班长营帐内灯火通明,‘军长没想到刘邦竟然这么小心,没用那锦囊,他怕是我们嫁祸他吧’小宝在一旁说道。

    ‘呵呵,小宝,你以后要多向军师学习,有些事情你还是看不明白,你和燕飞先下去吧,我和军师商量些事情’班长微笑着看下小宝。

    ‘诺’‘是’燕飞小宝两人告退。

    ‘这个燕飞,还真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也是直接喊是了’慕容说道。

    ‘军师,该去激ng告下刘邦了,让他把地上挖出来的伸缩石铠全部留下吧’

    ‘是,军长,这家伙也真是敢想,竟然想一箭双雕,应该不是出自我师兄之手’

    ‘关中称王,一箭双雕,应该是出自萧何之手’

    ‘萧何,哪天到是得去吓吓他,这样的昏招也敢出,看来我师兄ri子也是不好过啊’

    ‘军师,早些歇息,明ri准备进城’

    看出班长有些心烦,慕容告退走了出去。

    班长望了望相隔不远的魏豹军营,叹了口气,破例的没去薄姬处。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楚汉特种兵。本章网址:http://8810.in/157_157261/20.html

类似《楚汉特种兵》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