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末日电影院 > 第二百七十四章:原始血脉爆发

末日电影院第二百七十四章:原始血脉爆发

    “你真的是罗成?”林冲虽然在心里调侃着,但在三千米传承之地恶补的知识,却让他知道这个老祖宗有多么地伟大,如果不是他有勇气独闯星域,并最后来到地球上传承后代,那现在就不会有林冲站在这什么事了。

    所以,林冲对罗成的佩服和尊敬是发自内心的。

    “臭小子,当然我是真的罗成了。难道你才是真的罗成?嘿嘿,看样子,你好象性格真地和我有点象哦。难道是返祖现象?”罗成的声音在林冲的脑子里活灵活现地回荡着,震得他耳鼓“答答”地乱敲。

    林冲没想到这位老祖宗,性格看上去也如二十出头的少年那般顽劣,不由得一阵苦笑。

    “老祖宗,那现在我认始成功,是不是要开始接受血脉的传承啦?”林冲问道。

    “嗯,看你的资质应该还是能承受得起我的三滴血的。好吧,你就在这里耐心等会,再过大约半个时辰吧,我的血液就将送到。届时你将血纳入你的皮下,它会自动与你的血脉融合。”罗成道。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是由你送血给我?”林冲不由地惊呆了。活生生的血哟,难道罗成还活着?

    “祖宗,你现在哪里?”林冲试探性地问道。他问这话,是居于罗成说的要送他血的话,而且还得半个时辰才送得到。这让他联想到罗成是不是仍然在哪个宇宙空间里闯荡。

    “臭小子,还算聪明。别叫我祖宗。虽然你是我的不知道第几代孙,还是直呼我的名字吧,叫我罗成。我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老,我在次宇宙空间里好好地修炼呢。”罗成闷声道。

    “啊?你还真地活着?”林冲张大的嘴巴。能塞进一个鸭蛋。

    “也真是的,少见多怪。地球人都象你这样吗?”罗成觉得林冲咋见识这么浅呢?

    “呃,地球人比我还差多了。”林冲在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老怪物面前可不敢托大。不过,罗成说的见识浅还是刺激了他,于是这个死大兵也不管不顾地说,“我们地球人见识浅,还不是都因为你没有关心我们的缘故?如果你手心里哪怕漏出条缝来,都够我们早走出地球多少年了。”

    这么一说。林冲也不怕罗成生气,这也是事实。哪有生孩子不管孩子的道理。这一窝的地球人,可都是坦拉星人的后代血脉,他们生下了这窝孩子。就再也不管了,各自逍遥快活去了,却留下地球人成为低等文明中的人苦苦挣扎。

    “呃,说得也是。我最近的修炼进入瓶颈,确实没有好好地过问一下地球的事情。”

    没想到。罗成还非常善于检讨,听林冲这么一说,不仅没有生气,反倒自省起自已来。

    大能人真是虚怀若谷啊。一旦发现自已的错误。就马上进行反省。

    “好吧,除了这三滴血之外。我还会送你一些文明的工具,助地球早日出现更多象你这样有能力闯荡星域的人。”罗成充满歉意地道。“你接好了,这份礼物在三滴血之后,由于时差的关系,它们会晚几分钟到。”

    林冲知道罗成肯定是用了什么强大的方式,撕开了虚空,又用不知道什么方式,来保证这三滴来自于他身上的血液准确定位来到林冲身边。光是这份准确的拿捏能力,就令林冲自愧不如。

    “你叫林冲是吗?”罗成问道,好象对这个第一次和他接触的后世子孙颇有兴趣。

    “是啊,咱们不同姓,血脉却源自于你。”林冲这么道,也觉得怪怪的。

    “呵呵,地球上的人这么划分血脉是不对的。”罗成也不解释,这就象博士和幼儿园的小朋友谈论人类的起源一样,根本就不是在同一个层次上,所以,多费唇舌也是浪费,所以罗成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只是对林冲道:“看来地球有难了,你的妹妹叫楚楚是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林冲问完,下意识地觉得自已问错了,这不是招罗成的耻笑嘛。

    果然,罗成发出一阵轻快的笑声,好象听到了一件什么愉快的事似的。这笑声让林冲很不舒服,就象一个自以为是大人的男人,结果发现自已还是处男一样。

    “我想知道,自然就会知道了。”罗成好象发现,自已不断地轻笑,似乎给林冲带来了困扰,于是便正色道,“没事,楚楚现在并未受到伤害,只是被关在牢狱里了。不过,接下来,地球另有一场劫难。”

    “啊?劫难?我们刚受丧尸之苦。又要来一场劫难?”林冲失声道,“老祖宗,你能帮帮我们吗?”

    “你以为能出来我不想出来吗?”罗成好象无奈地摊了摊手。

    “啊?难道你被禁闭着?谁能禁闭你?”林冲已经知道罗成的强大是他无法想象的。但是没有想到,罗成竟然是被禁闭在某个空间里。

    “错了,谁能禁闭我?”罗成傲然道,“我只是被宇宙法则困扰着,如果不能破解,就无法从宇宙法则里安然逃身。”

    林冲听出罗成话语里的骄傲,也听出他现在的无奈,因为宇宙法则的困扰,是随着个人能力的强大而强大起来的。比如林冲现在,宇宙法则的困扰对他来说,就象月亮上的环形山斑点一样,根末不必在意。但随着个人修炼的精进,愈加地强大,那么宇宙法则的困扰也就更加强大,如果个人能力强大到象罗成这样,那么宇宙法则就会形成一种禁锢,如果不能破解,就会始终被这宇宙法则禁锢其中。

    虽然可以活动自如,但却无法挣脱。

    罗成现在就处于这种情况。而更让林冲吃惊的是,据罗成介绍,这祖庙中林立的各位雕像,也都被宇宙法则的困扰禁锢着。不是他们不想出去。是出不去。

    原来修炼处处是陷阱,是禁锢……

    林冲在心里咀嚼着。

    “好了,我的血液到了。快接收。”罗成突然出言提醒林冲。

    “是。”林冲不敢怠慢,他专注地看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一滴血液的痕迹。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已身体内的血液忽然好象要沸腾起来一样,整个人就象大冬天里突然受到了暖阳的抚慰一般,舒服得都要呻吟出来。

    一股暖暖的吸引力从远处传来。林冲抬眼一看,只见三颗带着暖黄的小太阳,从远处缓缓飘来,而那股暖暖的吸引力就是从那三颗暖黄的小太阳上散发出来的。

    “不会吧?这就是三滴血?”林冲简直不敢相信。这三滴血和他想象的三滴血可是一点也不同。这哪里三滴血啊?金黄橙暖不说。还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这能量,比他从血野星球上获得的飞船的全部能量也不差,还要高过许多。

    这三滴来处罗成身上的血液,直接飘到林冲的身边。林冲依言伸出双手,只见那三滴血围在他的手掌上,并不是一下子就进入他的掌内,却不断在徘徊。好象在探寻他身上的气息一样。

    就在林冲不知道这些血液什么时候能绕个够时,这些血液忽然猛地钻入林冲的皮下。消失得无影无踪。林冲只觉得身体里一热,全身都象被猛然充了电的机器人一样。全身变得精力充沛,一股强大的气息猛然从他身上冒起……

    告别罗成,告别祖庙,林冲悠然地走出传承之地,走到那些沉默的雕像之下时,林冲向他们恭敬地点了三个头,知道这些强大的存在其实在无形之中已经帮助了自已很多。

    如果不是他们暗中支持,林冲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地在传承之路安心修炼,就光坦拉星上象雷震子那样不服气的人还有很多,要是他们一个个都来挑战林冲,他哪有闲心专心修炼呀。

    就在林冲接受了罗成的传承之后,整个坦拉星的现有秩序已经崩溃得一塌糊涂了。

    所有怠惰的坦拉星人,已经从血脉深处被深深震动,整个坦拉星失去了往日慵懒的景象,生存断裂的危机,促使一些坦拉星人不得不离开宅居了很久的家,走出家门,甚至走出星域。

    这些,都是坦拉星人的强大存在们所想看到的。

    但是,林冲对这些已经来不及去考察和关心了。他只想赶快回去救出自已的妹妹楚楚。

    现在的他,接受了罗成的三滴血液之后,已经达到了高级宇宙炼士的能力。

    罗成的血液,包含着他的历炼和对整个宇宙的理解,对功法的领悟,除了提供强大的能量之外,那些罗成本身的历炼也是需要林冲慢慢吸收和消化的。而一旦全部被林冲吸收,那么林冲在高级宇宙炼士的基础道路上也能再进一步。

    梦露看到林冲走进超星系文明飞船,带着宝贵和悟空,他们都表现出与离开时不一样的沉稳气质,梦露脸上不由流露出了激动。

    “主人,你们都变得强大了。”

    “哈哈,比你想象得还要更强大呢。”富贵对梦露道。

    “主人,我们是否要离开这里呢?”梦露问。

    “好,马上离开,要回地球救楚楚他们。”林冲道。

    “我们要用最大的能量飞回去吗?”梦露问道。

    “不用,你们都收进我的空间戒指里,我撕开虚空回去。”林冲傲然道。

    “好。”梦露和富贵和悟空都点点头,明白主人已经强大到一个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林冲将他们和飞船都收进空间戒指里,然后,撕开虚空,一步便跨出了坦拉星。来到了银河系。

    “啊,好舒服的景象啊,看着太亲切了。”林冲看到熟悉的一个个星座,不由地感概道。

    “不过,这颗星星却是我最讨厌的,困扰了我们那么久,今天就让我把它当皮球一样踢开吧。”林冲看着那颗围绕在月球旁边,象是一颗小石子一要瓣毁灭者行星。抬起一脚,“轰”地一声响,就把这颗小行星不知道踢到宇宙空间哪个角落里去了。

    “呀?毁灭者突然消失了。”正在地球上用天文望远镜观测毁灭者小行星的张文白不由一阵讶异。

    “啊?莫非这是一个位面开启的信号?你再认真看看,是不是它正向地球飞来?”吕洞宾和张文白被关在实验室里。那些叛军反正是醉生梦死,只要限制他们的自由,也不管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只是他们需要进化疫苗时,他们能够及时提供就是。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吕洞宾和张文白过得可是比楚楚她们好多了。

    “不会,好象就是突然消失了。没有向着地球飞来。”张文白道。

    “哈哈哈,美女。你咋就这么泼辣呢?来,陪将军我好好爽一爽。”就在这时候,吕洞宾和张文白忽然听到屋外传来一阵阵嚣张的叫声,他们赶紧跑到门前。透过铁栏杆一看,只见楚楚竟然被他们押出来了,由于她的锁骨里已经被这些叛军穿上粗大的铁链,并且注射了软化的药物,现在全身虚弱无力。只是愤恨地瞪着这些叛军,心道:如果实在无法逃脱,那就只有咬舌自尽了。

    “哈哈,好倔强的性格。军爷我喜欢。”这个自封为将军的叛军淫笑着走到楚楚面前,肮脏的手就要向他伸去。

    “张文白。能量启动了没有?”吕洞宾紧张地问。

    “好了。能量充上了。”张文白也赶紧回道。

    “好,现在就开启位面之门。我不管里面会出来什么。我只知道不能让楚楚受到伤害。”吕洞宾喊道,接着毅然一按手里的一个按钮。那个按钮一直以纹身的样子,刻在他的手盘上。谁也不知道,这竟然就是启动位面之门的重要按钮。

    “嘎吱吱,嘎吱吱。”叛军的将军正要将大手伸到楚楚的脸上,突然听到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不由地停住了手。

    而楚楚也正准备咬舌自尽,忽然听到这奇特的声音,不由地也停止了动作。

    “混蛋,竟然欺负我妹妹,你的末日到了。哈哈,不过,不是死亡的末日,而是太监的未日。”这时一个比叛军的将军还要嚣张的声音传来。

    听在熟悉他的人耳里,却犹如天籁之音。

    “林冲!”

    “哥哥!”

    而那个想要欺负楚楚的叛军将军,此时恐惧地看到,自已的胯下,两腿之间,出现了一个大洞,接着,他只觉得那里一凉,什么物件被削得干干净净的,接着,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就好象女人来了大姨妈一样。

    一股强烈的刺痛随后传来,这个叛军的将军才知道,原来自已的老二没有了,正挑在林冲手里拿的一把剑头上呢。

    “滚蛋。”林冲一脚将这个被他弄成太监的男人踢得远远的。

    接着,两下用力便削去了楚楚身上的一切禁锢,然后贴近她的后背,从掌心将一股股强大的真气传入她的体内。

    楚楚顿时就精神起来。

    林冲随手一挥,禁锢吕洞宾和张文白的牢狱也自动打开。

    “老兄,你怎么不早点出现,我把位面之门打开了。”来不及寒喧,吕洞宾出来之后,便苦着脸道。

    “什么?位面之门打开了?”林冲想起罗成的话,他说地球还有劫难。“该来的也挡不住住。没事,林爷一一接招。”

    林冲一脸豪气冲天的样子,让吕洞宾和张文白看得目瞪口呆的。

    他们哪里知道林冲这不在的几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所以,此时对林冲表现出来的自信还是有些不放心。

    叛军很快就被林冲消灭了。三个基地也恢复了正常的平静,那个成了太监的将军,则被留在基地市内打零工,时不时能听到他的嚎叫声,因为,经常会有许多人造的性感美女前去诱惑他,据说愿意免费倒贴陪他,可是,他只能嚎叫了,嚎叫自已是男人以前为什么没有这么多艳遇,而现在艳遇这么多,却不能人事了。

    这小子二的,不知道这些人造美女是林冲放出来故意折腾他的。

    恨一个人,让他死并不是最好的报复办法。

    最好的报复办法,就是让他得不到自已想要得到的东西。

    虽说吕洞宾打开了位面之门,但地球上却还是一样的平静。

    平静得让林冲怀疑,莫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位面之门这样的东西?只是吕洞宾幻想的产物。

    林冲的首要任务,除了消灭更强大的丧尸之外,自然就是将自已一身绝学传授给地球上的兄弟们。

    冰儿也带着他的孩子前来团聚,看到冰儿,大家才明白,为什么林冲最终会选择和她在一起,因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能象她那般地娇艳美丽。

    虽然这个理由很拙,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美人总是配英雄的。

    而林冲,自然不会放松对自已的修炼。因为,罗成说的,地球还有劫难的话,始终沉甸甸地放在他的心里。他可不认为罗成是张口胡说的那种人。

    而且,那种宇宙法则的困扰,也让林冲存在着担心和隐忧,如果有一天,他象罗成一样强大了,是不是也会被困其间?

    这是地球上一个平静的星期天,一辆黄色的校车,载着一群孩子们,到环球电影院里去看电影……

    下车之后,一个胖胖的小女孩无意中抬头看向天空:“老师,你看,天空上面有一扇门!”(未完待续。。)

    p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末日电影院。本章网址:http://8810.in/172_172113/273.html

类似《末日电影院》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