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美人心动 > 第163章

美人心动第163章

    陈红和林娇进去以后就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来,北山定自然也不例外,出了帐外才意识到石翊她们听到消息可能也会赶过来,可目前搬迁营地之事当属重中之重。

    片刻也不能耽搁,想到此北山定当即让人传了话去,李青有她看着她们就不必来了,只要快速而又安全的把营地搬到孟关城东门郊外就可以了。

    两边同时进行互不影响,因为李青的营帐暂时不能移动,所以北山定留下了两个营,一来可以守卫李青和陈红,二来也可以盯着南门的一举一动,一旦有变可随时出动。

    直到天亮后陈红才彻底把李青的命给救了回来,而整个营地除了留下的两个营以外也已经陆陆续续的全部搬离,最后一批也才刚刚离开。

    北山定不想其他人打扰李青休息,所以确定她脱险后就将其他人都赶去了新营地,连一直随行的史官和谏官都不例外,至于陈红当然是理所当然的留下来照顾李青。

    而军医营那边北山定早就想好了,暂时交给林娇打理,想必陈红也不会说什么,事实证明北山定这个月老当的太着急了,陈红根本不领情直接拒绝。

    因为日常照顾由医童负责即可,她一个御医最多也就开药的时候才会亲自动手,至于上药那得看她心情来,虽然不知道北山定打的什么主意,但陈红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所以坚决不肯答应。

    看到陈红态度异常坚定北山定知道多半是理智回笼了,也不勉强,最后两人各退一步,医治李青的事还是陈红负责,但不必天天守在这里。

    “李青大概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日后可有后遗症?”看着脸色异常苍白的李青任就昏迷不醒北山定有些担忧的问道,命是救回来了,可千万别有什么后遗症才好。

    陈红闻言惊讶的看向北山定,后遗症?这可不是一般人知道的术语,“快则今晚,慢则明日,…伤口愈合后不会有任何不适,唯独…唯独今后再不会有孩子”。

    再不会有孩子?岂不是不能当母亲!这对任何一个普通的女人来说都是极其残忍的,就是不知道李青如何?也许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愿她能想开一点。

    “此事你知即可,切不可外传”无论李青醒来后会怎样,她都不会让人有机会中伤自己的能臣,在这里不能生育的女子是抬不起头的,北山定不想她有太多的负担。

    “诺”陈红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天一人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北山定的意思,当即欣然答应,她之所以现在才讲,就是因为没有其他人在。

    嘱咐医童和卫兵好好照顾李青后,北山定方才离开,出了营帐便往新的营地赶去,她的帐篷还是那个最大的还是在正中间,好像从来没动过一样,可后面空旷的地方显然是不一样的。

    当天中午北山定就让人将战书送到了孟关城内,石翊之前虽然有写,但那时候她还没来,如今她来了自然要重新写一份,内容当然少不了要威逼利诱一下。

    信使将信送到城内后并没有立即得到答复,北山定有些着急,因为他们现在没有足够的粮食,对方多拖延一天他们的处境就多危险一点,想到这里连忙下令全军准备随时攻下孟关。

    眼看太阳越来越向西,北山定不再对敌方投降抱有希望,可就在她准备下令攻城的时候城内的信使却来了,虽不抱有希望,但历来双方交战不斩来使,她自然也不会开这个先例。

    连忙让人将敌军的信使带进了帅帐,“见过平王,这是我们郡守的答复,还请平王预览”敌军信使一进帐便立马行礼将书信双手奉上,由温忠接过呈给了北山定。

    北山定接过当即打开,越看神情越好,连带着那个本来不顺眼的信使也变得顺眼起来,“好,很好,你先回去,天黑之前孤王一定会给你们郡守一个答复”。

    “谢平王,告辞”信使说完便行礼退了出去,到了外面自有刚刚带他进来的人带他出去,他也不在乎帅帐内的人对他是敌意还是有意,因为他的任务就只是将信送到而已。

    敌军的信使是走了,可北山定的帅帐内却开始热闹起来,争执之声远远都能听到,原来那封信是降书,本来十分高兴的事却因为附带的条件而成了一件很棘手的事。

    因为孟关郡守投降开的条件即不是钱财也不是职位,而是点名要北山定一个人进城去商讨投降具体事宜,一个人?意思就是不得带任何人,哪怕贴身侍卫都不行。

    就这样让大将和文臣分成了两派,将军们坚持主战并保证几个时辰攻下孟关,文臣自然是主和,能不动武就尽量不动武,可他们也不敢让北山定以身犯险。

    所以两派人马争得面红耳赤,而且还没有要停的趋势,让北山定实在是看不下去只得出言打断,“卿等不必再议,孤王已有定夺,决定孤身进孟关”。

    “大王万万不可,臣以为易章此番投降并非出自真心,只怕投降是假设计陷害大王是真,还请大王三思三思再三思”许昌闻言想都没想连忙出言劝谏道。

    易章便是孟关郡守,也是整个孟关的一把手,据说石翊未曾攻打黄州以前他就出言劝谏田之平加强黄州军备,可惜田之平没采纳,后来他又跟相临几个郡的郡守提过,也没人拿他的话当一回事。

    其实也不能怪别人不相信他,毕竟宣州和布州都已经被石翊攻下,无论从战略上还是从地图上看石翊接下来要攻打的一定是首府西州,谁知道她竟然绕道去攻打黄州。

    等田之平想起易章提的建议时,石翊都已经攻进了黄州,而之前没听他警告的几个郡除了位于孟关后面的那个郡之外,其他的已经全部被石翊攻下,让把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到西州的田之平后悔不已。

    “是啊大王,易章此人虽有才华却也十分忠君,如今仗都还没开打他就投降,实在不像他所为”石翊一直以来都在南方,知道的自然比他们多,何况是敌方郡守。

    “我虽然不了解易章此人,但大司马都这样说了,大王还是再考虑考虑,以免中他人的圈套”一直坐在一边的北山洛也出声劝道,毕竟只身前往太过危险。

    看到其他人也准备要出言劝谏的北山定连忙出手制止,大臣们见状只得无奈退回原地站好,“孤王知道你们的忧虑所在,可只要有一线希望孤王也一定要争取”。

    在战场上见过的生死太多太多,倘若能以一人之力而挽救无数人的生命,作为君主作为大王她北山定愿意试一试,也必须试一试。

    最后北山定力排众议决定只身前往赴约,“孤王不在期间由石翊全权负责一切事宜,可先斩后奏,若孤王进城一个时辰后还未传来消息,大司马即刻率兵攻打孟关,不可延误”。

    “诺”石翊虽然舍不得北山定去冒险,但她知道北山定一旦决定的事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当然水佳玲除外,可惜水佳玲现在不在这里。

    “诺”许昌等大臣虽然很不愿意,但也不得不如此,毕竟北山定才是大王,他们只有劝谏的权力并无决策权,何况他们更敬佩北山定这种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放弃的精神。

    安排好所有善后事宜后,太阳也已经到了山头,北山定连忙进内帐换了一身王服,为了表示对郡守易章的尊重和亲近特意穿了常服,她已经有很久没穿这么轻的衣服了,顿觉清爽不少。

    剑乃这个时代身份的象征,北山定也早已习惯天天佩戴,一切收拾妥当太阳已经下了山,“若孤王离开一个时辰后任无消息,大司马立刻下令攻城,切记切记”。

    北山定话刚说完元宝就开始往城门跑去,众人看着北山定渐渐远去的背影暗自下定决心,若易章敢对他们大王不利,他们就把整个孟关杀个片甲不留。

    没一会北山定就到了城门,报上姓名便有人带着她一路往里走,一直走到郡守府方才停下,“还请平王在此等候,末将进去通报”带路的人很敬佩北山定敢一个人前来冒险,言语之中多了几份尊敬。

    “去吧”没有马上见到易章北山定并不奇怪,让她在门外等候她也不生气,看到带路的将军进去后方才翻身下马打探四周,至于一脸警惕盯着她的士兵她也当做没看见。

    或许一般人身居高位后就会觉得自己很不可一世,觉得自己是高人一等,要是随便让一个身居高位者遭到这种待遇一定会大发雷霆,觉得易章太过自持身份,可北山定却不会。

    一刻钟后那个带路的将军方才走出来,“让平王久等了,郡守已在大厅等候,请进”,北山定明显感觉到带路的将军比之前更加恭敬了几分,因为这次他竟然低着头。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美人心动。本章网址:http://8810.in/172_172693/155.html

类似《美人心动》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