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绝世神王 > 第九百九十章:父亲

绝世神王第九百九十章:父亲

    ()

    父亲?!

    当水牢的男子缓缓抬头之际,原本遮掩住其面容的长发也是也是分开,漏出来的面孔之上尽是沧桑之色,这个男子此时看上去宛若是遭受了无数的重罪一般,空洞的双目之内更是看不到丝毫的生气,那种混沌仿佛是失去了灵智一般。

    可就是这样已经被玄铁锁住连得身躯都是变形了的看上去颇为苍老的男子抬头那一瞬间,唐枫整个人的心跳却是骤然突兀起来,随后目光闪烁之下,牙齿也是紧紧咬着那双唇,颤抖的声音之夹杂这一股二十余年的期盼,没有任何丝毫的犹豫,对着这个男子便是跪拜下去。

    嘶哑的声音几乎掩饰不住唐枫此时内心的颤抖,从见到这个水牢的男子的一瞬间他体内的血脉便是不断涌动起来,这种涌动并非是所谓的因为情绪波动或者是因为灵力的变化而引起,而是那种骨肉相连的血脉波动。

    二十年余年了,这种感觉自己苦苦寻找了二十余年,甚至是有些时候自己都是想要放弃了。没想到,在这一刻居然让唐枫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

    内心的无数思念都是在这一瞬间化作了嘴的父亲呼唤,这一声迟来的父亲,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饶是此时的唐枫已经达到了尊境层次,但依旧是无法控制住此时内心的那股波动,一声一声的呼唤着父亲,似乎是想要将之前的所有缺下来的都一次性补全。

    可是这一声声的呼唤之下,对面的男子脸上依旧是迷茫之色,如同是听不见,也仿佛是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甚至是连得那空洞的双目在这一瞬间也是毫无反应。

    终于,压制住内心的情绪波动,唐枫也是缓缓站立起来。面色相当凝重之下,脚部也是往前而踏,他不相信自己父亲感受不到自己体内流淌着的他的血脉,他更是不相信自己的呼唤父亲会无动于衷。

    虽说这些年从未见过,但那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断然不可能被冲散的。

    是的,一定是这水牢禁锢了父亲太久,让其五官出现了问题。一定是这可能存在着的结界才是让父亲根本不知晓自己的到来。

    嗡嗡嗡!!!

    一股冲天怒意之下,唐枫便是要将这水牢彻底打破,只可惜,在身体刚刚接触到这水牢的建筑之际,一阵阵嗡鸣之音却是骤然间传来,这股嗡鸣的音波之下,唐枫也是面色一变,旋即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压迫感从水牢之扩散出来,这股压迫感之下,饶是以唐枫现在的实力和境界也是在这股压迫之力下踉踉跄跄倒退数步。

    如此情况让唐枫的脸色也是严肃了起来,这水牢之到底蕴藏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就算是现在自己在这里面也是没有太多的反抗之力,那种禁锢之下的威慑之力丝毫不弱于自己度过的华莲之劫。

    这股波动产生的巨大影响,让水牢之的水也是不断散发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涟漪,而此时那一直双目无神的唐天瞳孔最深处却是出现了一丝极为细微的波动,这种波动甚至是连得唐枫都没有察觉,随后便是再度消失不见。整个人也依旧是如同最开始见到的那般,静静地被六条玄铁之链禁锢着。

    一击不得唐枫却是并不想要放弃,九幽之火瞬间从其体内扩散而出,既然灵力不能够直接将这水牢冲破,那么便是用九幽之火将其悉数焚烧。

    浓郁的九幽之火升腾而起,几乎将大半个水牢都是包裹在其。但这种包裹之下,那想象之的焚天煮海的现象并未出现,这九幽之火固然强大无比,但是在这水牢之似乎是遇到了克星一般,根本无法施展其真正的力量。

    见状,唐枫拳头也是微微一皱,目光再度落在水牢最深处的父亲唐天身上,一股不甘之色也是浮现出来。

    这么多年的寻找,如今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若是还不能够将父亲带走,他如何心甘?

    更何况,即便是未曾听到父亲的任何话音,但是那虚弱的声音,那禁锢四肢和刺穿肋骨的玄铁足以告知所与人这些年唐天在这里遭受的痛处。二十年,自己在外苦苦寻找,但父亲同样是在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要将其带走。

    这些年他身上被加持的痛处,绝对不允许再度持续下去!

    轰轰轰!!!

    嘭嘭嘭!!!

    强大的能量在这一刻也是毫无悬念地从唐枫的体内爆涌而出,那毁天灭地的强大摧毁之力丝毫不加以掩饰,此时在唐枫的念头之,唯有将这禁锢这父亲的水牢打破才行。

    只可惜,无数次的出,这水牢依旧是坚若磐石,根本没有丝毫的出动。甚至是连得铸就这水牢的柱子在这一刻都是纹丝不动。

    好生坚固,天下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坚固的水牢?又或者,这到底是什么结界,能够稳如泰山?!

    “孩子,停下来吧。”

    就在唐枫准备再度出之际,那水牢深处的唐天终于是开口了。只不过不知道是多久没有说话的关系,那沧桑的咽喉发出来的声音就下是过了无数年的岁月一般,听上去宛若是鬼哭狼嚎一般恐怖,甚至是一些胆子小的人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怕是会被直接吓跑吧。

    “父亲,父亲您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对吧,你能看到儿子对吧!!!”

    激动之下,瞬间热泪盈眶,顾不上其他,对着唐天便是直接跪拜下去,此时的他内心的激动甚至是远远超过一开始见到的唐天的时候,因为,这是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声音。

    无所谓好听与恐怖,而是这道声音让他知道,知道这些年的坚持乃是值得的。

    瞧得自己对面的唐竖跪拜之下,那水牢之的唐天也是感受到一阵鼻塞。这些年在这水牢之自己想过无数次就这样死去就好,可不管如何,却是惦记着自己这唯一的血脉,他不知道这些年唐枫是不是过的还好,更是不清楚他是不是还活着。

    这或许是唯一支撑自己试图保留着一丝神识清醒的念头。

    至于这些年遭受的非人折磨,他早已是习惯了。那个势力实在是太过恐怖了,甚至是连自己想要死都不可能。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包括这条命。

    只是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居然会真的见到唐枫!

    那一瞬间,他自己都是无法置信,可却是强忍着内心的那股相思和愧疚之情装作什么都不知晓一般,因为,这个漩涡实在是太过恐怖,他唯一希望的是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健康康的活下去,至于其他的,早已是不重要了。

    然而,唐枫展现出来的那尊境的强大气息的时候,唐天心便是清楚,自己的这个孩子这些年怕也是遭受了不少的罪。

    能够从黄岩城走到今天这一步,即便是那些天才级别的存在也不见得能够做到。更何况,当初自己为了让孩子远离这一场漩涡,甚至是狠心在其体内埋下了体毒,破坏其体内的灵脉,让其不能凝聚灵纹。

    为的就是让唐枫只能够安生做一个寻常人家的弟子就好,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就好。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对唐枫做出这种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的时候自己内心的那股阵痛,但他却是很清楚,这或许是唯一能够保护唐枫的办法了。

    然而,没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唐枫却是成为了尊境层次的强者,这其的辛酸,虽说未曾见过,但却是能够深深的体会。

    父子在水牢内外的对话,悄然进行着,而唐枫也是强行将内心的那股思念之情压制下来,将这些年自己的生活告诉父亲。只不过这其却并没有告诉唐天其自己经历的无数次生死劫难。

    当然,唐天如何不知晓这其唐枫一定隐瞒了不少,不过却是并未打乱。

    那散乱的头发早已是变得苍白不已,脸上的褶皱让这个原本才是五十岁的男子因为多年未见光阴所以显得仿佛如同死人一般苍白的面庞看上去仿佛是垂暮之人,可尽管如此,唐天脸上此时也是绽放出一丝笑意。

    这是二十年,自己第一次真正的笑。

    尽管这种笑容看上去显得阴森恐怖,但依旧是有着深深的满足。

    “父亲,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良久之后,唐枫也是缓缓站起来,随后沉声说道。

    “别想我了,好好过好自己的一生就行。这辈子,能够再见到你,我也算是无憾了。”

    摇摇头,苍老的面孔让唐天此时看上去颇为的脆弱,只不过眼神之却是多了一股坚定,他比谁都不想让唐枫牵扯进来。

    尽管那个势力或许一直在注意着唐枫,但不管如何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的伤害,前面二十年对唐枫的伤害和愧疚,他不希望让唐枫有的路再遭受到更大的创伤。

    因为,那个势力,实在是太强了!!!

    “谁敢闯我天水之牢?”

    就在唐枫准备再度开口之际,一道雷霆之音却是骤然传来。旋即这道声音之下,唐枫周围的空间也是迅速波动起来,一股强大的毁灭之力瞬间将唐枫包裹,随后不给他唐枫任何反抗的会,将其这一道意志直接碾碎镇压!

    “忘了我吧,孩子。好好活下去。”

    (今晚还有一章,请大家放心。)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绝世神王。本章网址:http://8810.in/1_1473/841.html

类似《绝世神王》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