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红楼梦淫传 > 红楼梦淫传五十

红楼梦淫传红楼梦淫传五十

    ,,,

    有喜欢文爱、电爱的色女加qq:1393503517拒绝人妖、小号

    长时间没更新,今日更新加长的

    当贵妃元春回来的那一天,荣宁二府所有的人都早早地来到大门外迎候贵妃的到来。 男人们一个个身穿官服,女人则打扮的花枝招展,雍容华贵。丫头仆人忙忙碌碌没有清闲。

    众人等了好半天,在一阵鼓乐声中,贵妃的仪仗慢慢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以贾母为首的荣宁二府的人全都跪到在路边等候贵妃。

    元春下了车,她命宫女把贾母和贾政搀扶起来,并让众人免礼。贾政把贵妃迎进大观院内,宝玉也随着大家给元春请安。宝玉见姐姐一身宫妆,高贵典雅,端庄秀丽,但在她的眉目间却有一丝忧愁。

    当宝玉给贵妃跪下时,元春亲手把他拉起来说:「兄弟快起来。」说站眼圈一红,但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滚下来。

    宝玉也是心潮汹涌,他想可能姐姐在宫中过的并不快了,但现在他无法在大庭广众下询问姐姐。好再姐姐可以在家住三个月呢,过两天一定好好安慰安慰姐姐。

    紧接着是一套繁琐的礼仪,什么家属参拜,张宴接风,全家团圆了一真闹到晚上,众人才散去让给妃休息。

    以后三天,府里天天是忙碌不堪,各地的亲朋好友全来给贵妃请安,弄的没完没了。等到清静下来后,元春让随自己进宫的丫头抱琴去找宝玉。

    宝玉随抱琴来到大观楼中,元春说:「好兄弟,姐姐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心里很想你啊。」

    宝玉的眼圈立刻红了,他哽咽地说:「我也想姐姐啊,可姐姐在皇宫里,我见不到姐姐啊。」

    元春拉宝玉坐下,抱琴端上茶后退了下去并顺手把门关好。宝玉看姐姐愁眉不展,知道姐姐内心很苦,他安慰了姐姐两句就问起她在宫里的情况:「姐姐在宫中好吗快活吗」

    贾元春叹了一口气说:「谁都说在皇宫里好,可那是人间的地狱啊,在那里别提有多苦了。」

    宝玉说:「是吗可姐姐每次给父亲捎信都说你很好啊,可我看姐姐愁眉不展的,其实姐姐并不快乐啊。」

    元春说:「现在就我们姐弟二人,我说一句犯忌的话,进了皇宫就像进了地狱,那真是生不如死啊。里面的人勾心斗角,互相残害。被皇上打骂还要强装欢笑。」接着她就把皇宫里的事讲给宝玉听。

    说到最后,元春感慨一声:「还是在家里,在父母兄弟中好啊。」宝玉给姐姐擦了擦眼泪说:「姐姐现在不是在家里吗,以后我就多来陪陪姐姐。」

    元春听了宝玉的话非常高兴,她说:「虽然到了家里,可我这还不能像真的在家一样随便出入的。」

    宝玉说:「那有什么啊,我是你的亲弟弟,你是我的亲姐姐,我怎么不能见你啊。」

    元春点了点头,她深情地看着弟弟,心里一阵难受。自己进宫后过着非人的的生活,里面没有一点欢乐,全是无休止的痛苦。元春心中百感交集,她忍不住趴到宝玉怀里痛哭起来。

    宝玉也紧紧抱着姐姐柔软的身子陪她一起掉泪,元春哭了一会儿才停下来,她一面擦着泪一面说:「宝玉,都是姐姐不好,让你跟着伤心了。」说着就给他擦泪。

    宝玉直楞楞看着姐姐,伸手抓住元春的手不让她给自己擦了。元春看宝玉的眼神有点异样,里面充满了柔情,似乎就像情人的眼光。元春也呆呆地看着宝玉俩人凝视良久,猛地相互拥抱在一起。

    宝玉的嘴唇紧紧贴在姐姐的樱唇上,他的舌象蛇一样灵活地伸进元春的嘴里和她的香舌绞在一起。宝玉的手在元春的背上游动,让元春感到脊背上热乎乎的有点奇妙的感觉。

    元春被选为皇妃很久了,她只在刚进宫的时候接连被皇帝临幸,已经深知之乐了。可每次皇帝临幸时她必需竭力满足皇上的要求,而她的则被仍在皇上的脑后。皇帝嫔妃众多,新鲜劲一过,元春也是象守活寡一样在寂寞中度过每一个夜晚。现在让宝玉把她压抑已久的激发出来,让她浑身躁热不能自己俩人继续亲吻着,宝玉的手顺着姐姐的衣襟伸进她的衣内抚摸着她高耸滑润的。宝玉温暖的手摸的元春气喘嘘嘘,她感到自己的下体湿湿的,一股股的从里流出来。

    当宝玉的手顺着她的小腹摸向她浓密的芳草地的时候,元春象恢复了理智一样,她猛地推来宝玉。但宝玉并不罢休,他一伸手又把姐姐紧紧搂住。元春挣扎了两下说:「好弟弟,我们是亲兄妹,是不能这样的。」

    宝玉说:「我只想让姐姐快活一点,现在是在家了,不是在皇宫里啊。」

    元春说:「不行啊,这要是让被、别人知道了全家都会杀头的。」

    宝玉一脸不消说:「怕什么啊,为了姐姐我什么都不怕,姐姐在宫中不舒服在家我一定让姐姐快乐。」

    元春听了宝玉的话很感动,她满脸泪花地说:「我也想啊,可我们是亲兄妹啊。」

    宝玉满不在乎地说:「那算什么啊,只要我们相爱就行啊。」

    元春听了宝玉的话点了点头,她犹疑了一下后,一咬牙脱下她的上衣,解开裙子,让裙子掉在地上,她的衣服底下的纱裤早被里流出的湿透了。宝玉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此时他的早就完全硬起来了,宝玉帮姐姐脱下身上最后一条纱裤,让姐姐的身体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

    元春的身体美丽的无法形容,宝玉一面欣赏着姐姐美好的娇躯,一面细细地抚摸着她嫩滑的皮肤。宝玉暗骂皇帝没眼光,这么好的美妙女子竟不知道珍惜。

    在宝玉的爱抚下,元春心意荡漾,她轻声呻吟着用手抓着宝玉的套弄。亲姐弟的比任何的偷情都更刺激,让元春不禁浑身有些颤抖。

    宝玉极力地爱抚姐姐,他掰开元春的双腿在她殷红的上舔起来。元春那有这样的经历啊,里一阵阵骚痒酸麻,让她不断泊泊地往外流。宝玉舔食着姐姐的说:「姐姐你的水怎么这么多啊」

    宝玉的话把元春羞的不得了,她只是埋下头吃吃的笑。宝玉的舌头伸到元春的嫩穴里乱搅着,舌尖甚至勾在她的子宫口上了。元春实在不行了,她感到热烘烘的很难受,就哀求宝玉:「好兄弟,姐姐受不了,真的不行了。」

    宝玉故意逗她装做不知道地问她:「姐姐怎么了怎么受不了」

    元春喘着粗气说:「下边下边受不了啊。」

    宝玉用手指扣着姐姐的嫩穴道:「下边是什么地方啊」

    元春急了,她装做生气地说:「这坏人逗人家逗得不行了,你却像没事一样好不管了让我来插你吧。」说着元春顾不得羞耻,她说着便抬起粉臀,将穴口触准,略略的往下沉坐,穴儿含住,她扭了扭嫩白的屁股,让头磨着,十分舒服。里流出的更多了,热热的直烫宝玉的。宝玉往上一挺腰,正好元春忘情的再向下一坐,应声而没,直插到底。

    元春「啊」地叫了一声,原来宝玉的太长了,在加上两人同时用劲,粗大的把涨的满满的,直抵花心,把元春的子宫触的生疼。

    宝玉赶忙问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元春美目盼流,她嫣然一笑:「没什么啊,就是你的太大了,把姐姐的撑的好满啊。」

    宝玉见她被自己逗弄得浪态横生,主动的来套大,索性把主动权都交给她。于是宝玉就舒舒服服地靠在那儿,让姐姐在自己的身上上下运动。

    那元春也是饥渴的久了,开始还是轻舒娇躯慢慢活动,到后来她大起大落,动作十分疯狂。嘴里的也变的声音又大,话也淫荡不堪:「啊太深了啊好弟弟插死我了哎呦每次都插到人家

    啊最深的嗯地方快用里啊大大真好啊把把操肿了啊不是操烂了啊」

    宝玉看姐姐真的没劲在动了,他拔出,将姐姐翻过身来,要她趴跪在地板上。元春翘高屁股,低下腰身让双腿分开。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硬是迷死人,浑圆结实的屁股,鲜红湿润的,让宝玉看得忍受不住,赶快又凑上对着姐姐的一捅而入。

    宝玉在姐姐的身上疯狂的奔腾着,他的大粘满了元春的,宝玉每次用力的插入仿佛要用自己粗硬的不得把姐姐的身体刺穿一样。

    元春抽蓄娇躯,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趴在地板上。这时宝玉的头猛胀他将它抵实花心,精液象姐姐子宫里喷洒。刚流了一半,元春在高度的亢奋中恢复了一点理智,她赶紧说:「别流在里面。」

    宝玉听了赶紧把正喷射精液的不得从她的里拔出来,让剩下的阳精流到姐姐的嫩白的脊背和屁股上。

    元春一面让宝玉擦着背说:「好兄弟,你以后可不能在往姐姐的嫩穴里流精了,如果出了事可就不得了了。」

    宝玉点了点头说:「那我以后接往姐姐的嘴里和菊穴里射好吗」

    元春想了想,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就答应了宝玉的要求。从此以后宝玉每次再操姐姐的时候都不在她的里射精,可当来临是又怎么能控制住自己呢。

    天越来越冷了,这天宝玉一出大观园大门就看到几个婆子在那儿窃窃私语。

    宝玉问她们在说什么,一个婆子说:「薛府的香菱姑娘没了。」

    宝玉惊出一身的汗来,他赶紧去找薛幡,一进薛府果然是一片悲哀的气氛。

    宝玉问薛幡:「香菱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会没了呢」

    薛幡满脸流着泪说:「咳,这都愿我啊。」接着就把香菱的死因给宝玉讲了一遍。原来自从上次薛幡和迎春玩了一次性虐后,生性粗暴的薛幡立刻就喜欢上了这种的方式。他经常和迎春一起玩,可迎春毕竟是贾府的小姐,俩人玩不太方便,不能让薛幡随心所欲。于是薛幡就在自己的家中找人做这种游戏,香菱因为是伺候他的,又对他言听计从,薛幡就拉着香菱搞性虐。

    香菱虽然对这种方式不太感兴趣,可因为是薛幡提出来的,她没有理由拒绝终于有一天她和薛幡有进行性虐游戏时,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在他俩活动时无意中挂在了一条棍子上,使捆在香菱脖子上的绳子紧紧一勒,结果香菱窒息而死。而薛幡还不知道香菱已经断了气,仍然在她的尸体上来往驰骋。后来薛幡见香菱没了呻吟声,身体也越来越凉,这才发现香菱已经死去多时了。

    薛府的下人都以为香菱是让这个呆霸王虐待死的,薛姨妈也很生薛幡的气。

    她把薛幡叫去骂了一顿,就让薛幡把香菱按他的侍妾的身份安葬。因为贵妃在贾府,薛幡没敢惊动大家。

    宝玉在香菱的灵前吊了一回,想起过去俩人在仙慕楼中的情景,宝玉的眼泪忍不住地掉下来。宝玉从灵堂出来给薛姨妈请安,他一进姨妈的院门就看到一个很美很美的女孩从屋里走出来。

    宝玉看她长的挺象宝姐姐,却比宝钗美多了,简直就像天仙下凡一样。宝玉楞楞地看着她心想:「薛家竟还有如此美貌的女子,竟在宝姐姐之上,今日一见真是我贾宝玉的福气啊。」

    那女子一看宝玉也是十分的爱慕,她没想到竟有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般的男子。见宝玉向她施礼,她赶紧回礼说:「妾身有礼了。」

    宝玉听着她黄莺般的话音,想起一个人来,就问她:「妹妹是宝琴吧」

    那女子一楞说:「是啊,我是薛宝琴,你是」

    宝玉说:「我是你的表哥贾宝玉啊。」

    「啊,是二表哥啊。」宝琴上前和宝玉聊了起来。俩人互相爱慕,共同的语言很多不一会儿就熟的很了。

    宝玉问宝琴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直没见过她。宝琴说她最爱游历名山大川了,所以不常在家,而且过两天就要走了。

    俩人就站在院子里说着话,一片片雪花飘下来才让他们警觉。宝玉说:「天太冷了,咱们还是进屋吧,姨妈在里面吗」

    宝琴说:「母亲和姐姐出门了,屋里没人。」两人进了屋,屋里的火盆烧的很热,没有一点寒意。

    宝玉和宝琴就坐在火炕上说起话来,俩人越说越热乎,宝玉的手不知不觉地抓住了宝琴柔软的小手。宝琴稍稍挣了两下,也就任宝玉把自己又红又白的小手握在手里。

    宝玉用手指轻磨着宝琴的手心,宝琴感到手心热热的,痒痒的。她心里开始有点说不上的感觉,心跳也剧烈起来。宝玉看她的脸红红的十分可爱,壮着胆子轻轻地把宝琴搂在怀里。

    宝琴长出一口气,像小猫一样卧在宝玉怀里。宝玉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他的手伸进宝琴的衣内抚摸她滑润的肌肤。宝琴刚一张口说:「不要啊。」宝玉的嘴就紧贴在她的樱唇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宝玉的手在宝琴身上越来越不老实了,宝琴感到左乳被一只怪手揉动着,她拧了一下身子,那手却又往右乳摸去,这样左右游移,躲也躲不掉。而她嘴又没法出声,只能任他轻薄捏揉,心头一阵美意涌来,她的也湿了。

    宝玉不声不响的把宝琴身上的衣服脱光,她看着宝琴美妙的身躯,忍不住伸手在上面抚摸。宝琴紧闭双目,她喘息着,任凭宝玉在身上肆虐。宝玉的手沿着她光滑的脊背向下滑,一直滑落到宝琴的臀部上。

    宝琴的屁股浑圆曲滑,臀缝线条明朗,臀肉弹性十足,大腿修长又白又嫩,脚蜾脚趾白里透红,软软的令人感觉美不胜收。宝玉的手在宝琴的屁股上转了两圈就溜到了她的双腿间抚摸起她的「小妹妹」。

    宝琴的早让里流出的湿透了,她的小削口张的像一个鲜红的桃子。宝玉的手指在上摸了两下后就探进她的里了。宝琴的特别狭窄再加上处女膜的阻碍,宝玉的手指并没伸进去多少。

    宝玉解开裤子掏出早就硬的不得了的,他把在宝琴的穴口磨了两下然后慢慢地把顶进宝琴的嫩穴里。

    初次开苞的宝琴开始感到的更多的是痛苦,随着宝玉的在她里的抽动,美妙幸福的感觉滚滚而来。她兴奋地扭动着娇躯,嘴里发出欢快的呻吟声:「啊真好啊啊哟好美啊插得好啊再插妹妹太爽了啊啊嗯你好厉害啊哥啊我好爱你插死了人家的一切都给你真好啊」

    在宝琴不顾一切的声中,宝玉用力把他的往宝琴的深处一顶,一股热烫的浓精浇灌起她的花心。

    宝琴光着身子,她懒懒地靠在宝玉身上一搭没一搭地和宝玉闲聊着。宝玉的手在她身上游动着,宝琴充满诱惑力的娇躯逐渐地又把宝玉的欲火点燃了。他让宝琴翻过身,从她的后面把插进她的里。

    宝玉抚摸着她嫩白的屁股,并快速的抽动着。宝琴不禁把屁股随着宝玉的动作往后一拱一拱的。宝玉看着她圆圆的屁眼翻着红肉,一张一合的,他就把从宝琴的嫩穴里拔出来,插进她的屁眼里。

    宝琴感到屁眼火辣辣地疼,她喊起来:「喂,你做什么啊,怎么能插那儿啊快出来啊,疼死我了。」

    宝玉并不理会她,只是用指头在她的嫩穴上粘了点抹在上一利于能更顺利的进出宝琴的菊穴。

    宝玉的在宝琴的屁眼里抽动多时后,宝琴由痛苦地叫喊变成了淫浪的呻吟:「啊太好了宝哥哥再用力啊快啊屁眼好麻啊好涨啊使劲啊对对再深深点啊快啊插死我快啊

    快插死我吧。」

    也许是宝琴的屁眼太紧,也许是宝琴的叫声太浪,宝玉的大在她的屁眼里很抽了一回后就把精液留在了宝琴的菊穴里。

    当宝玉从宝琴的屁眼里拔出他那个粘满了精液和鲜血的时,宝琴心里一泄气,人就瘫到在床上。

    有喜欢文爱、电爱的色女加qq:1393503517拒绝人妖、小号

    红楼梦淫传五十在线阅读  shu58678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红楼梦淫传。本章网址:http://8810.in/25_25877/50.html

类似《红楼梦淫传》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