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10读书吧 > 乔四爷之风云往事 > 75章黑道皇帝(五)

乔四爷之风云往事75章黑道皇帝(五)

    细雨连绵,洗涤着尘世间的罪恶。大清早的,本应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菜市场,如今冷冷清清,空空荡荡。三五位穷苦的老农,戴着斗笠,推着三轮车,伸出干裂,有些发黄布满口子的双手,卷上一根烟把,不停地四处张望,然后小心翼翼的交头接耳,交流着自己刚打探到的消息。

    习惯成自然,现代人法律意识强盛,一点小事就110,一点小问题就315投诉,这是习惯。同样,那时交保护费,也是一种习惯。老百姓是非常容易满足的,只要保护费合理,还能养家糊口,那就忍气吞声得了。反正卖的菜、米,都是自家种的,赚个血汗钱,没什么实际成本。总比大门不出,图省事,把菜米卖给那些拿着钱,穿着人皮,不干人事,正打白条的人民公仆强。中国农民,早年命苦呀,让一部分公仆先富起来,所以自己就完蛋了。拿了足足近十年白条,直到九三年以后,才彻底结束这种屈辱的人生。b社会收保护费是违法,人民公仆一分钱不给,白拿就合理,告都没地方告,国家早干吗去了?整顿半天,就是把白条兑现一下,欺负老实人没文化,八十年代初的一百元钱,能买个金戒指了,九十年代中期的一百元,能买什么?

    郝瘸子的弟弟郝伟杰,搂着一个比他个子还要高半个头的***,带着一票马仔,大摇大摆,威风凛凛的出现在菜市场尽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小孩子,哪懂什么大道理,只要够威风,够爽,有钱,就是王道,什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都是哄小孩子的。好孩子未必会有出息,坏孩子也未必会没出息,君不见马云、史玉柱、牛根生,中国富人榜排名前十的这些大富豪,有几个小时候是好孩子,都是些打架斗殴,旷课的货。比尔盖茨若是热爱学习,坚持完学业,没有中途退学,创办微软,哪能成世界首富。

    “所有人都听好了,四哥开恩,从今天起,保护费减半,你们可以照常做生意,没有人会来骚扰你们。。。。。”,郝伟杰拿着一个大喇叭,站在一个破箱子上,大声嘶吼,只是貌似台词有些别扭,让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同样的场景,不断在其余地方上演。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乔四的这招,不可谓是不毒。老百姓,居家过日子的,蝇头小利都要算计,买个菜,毛八分的都要讨价还价。保护费减半,那所有农民,商户,都只会记得乔四的好,不知不觉,就站到了乔四这边的阵营。

    听到了郝伟杰的话,一众老农犹犹豫豫,终于有人迫于生活压力,率先开始摆起了菜摊,既然有人带头,那就好办了,众多老农纷纷开始卸货,不到半个小时,冷清的菜市场,又恢复了欣欣向荣的热闹景象。中国人血性里,从不怕事,农村人也一样,只是长期的儒家教化,把血性磨淡了,没有人喜欢做出头鸟,仅此而已。

    郝伟杰潇洒的从箱子上跳了下来,颇为得意的甩了甩头,大树好乘凉,他老哥是哈市郝瘸子,和乔四称兄道弟的,他怕谁呀,哪个不长眼的敢惹他。他嚣张的指挥着一众马仔,收取保护费,双手不自觉的就在身旁***身上,游来游去。人不风流枉少年,年轻时浪一点,不是什么大毛病,至少这证明了性取向正常。

    “操,妈的,这年头,是人不是人的都敢跳出来蹦跶了,想死呀。。。。。”,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七爷的地盘,七爷还没发话,龙二先跳出来发飙了。没办法,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啥都能失去,就是不能失去面子,谁叫龙二自报奋勇的在方天凤面前夸下海口,要解决乔四呢。况且,龙二也是真看乔四不顺眼,准确点说,是极不顺眼,先不说乔四黑吃黑抢过他的货,单七爷的态度,就让龙二暴跳如雷,足足骂了一晚上老不死的。七爷不想把唯一的女儿嫁给b社会,这可以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当父母的,都希望孩子好,没什么。可关键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龙二可是听说七爷非常欣赏乔四,宁可把女儿委屈下嫁,结成同盟,这让龙二如何能受得了。乔四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趁火打劫的一条疯狗,凭什么把方天凤嫁给他呀,难道说他堂堂的龙家二少爷,还比不上条疯狗。

    “你们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我哥是道上双拐,你们敢动我可要考虑清楚。。。。。”,郝伟杰明显有些慌了,打架,当然是人多势众的一方底气足,少年人,有几个能跟乔四几兄弟一样,年纪轻轻,即身经百战,冷酷至极。况且,龙兄鼠弟,法官的弟弟未必懂法,同样,小偷的弟弟,也未必精通偷窃。

    妈的,小b崽子,断奶了没,滚回家吃奶去吧。。。。”,龙二身后,两名体重绝对超过二百,肥头大耳,满脸横肉,长相非常相似的哥两,嗷嗷怪叫,上去抓着郝伟杰的头发,拽过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郝伟杰底下的马仔们,看到老大挨打了,眼睛一红,冲上前去就想要救人,却被龙二旗下更多的马仔拦了下来。龙二冷笑不已,做一名大哥,没有人喜欢不听话的手下,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大哥们巴不得手下够狂,不狂怎么显示他是老大。难不成,这种时刻,底下小弟都默不吱声,他一个老大唱独角戏,亲自动手,去教训一个小瘪三,丢人不。

    “操,都给我听好了,今天你们生意照做,保护费全免,我龙二保障你们的安全。。。。。”,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龙家能有今天的势力,决不是单靠头脑简单,猛打猛拼就能成的。保护费,算个屁,和他龙二又没一毛钱关系,他又不能厚着脸皮自己跑七爷地盘上收,既如此,与其便宜了乔四和七老头,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留下个美名,为日后做打算。

    郝伟杰已经被打懵了,抱着头,根本不知道还手。他的头嗡嗡响个不停,眼前一片金星。小孩子,少年,打架不过就是拼个气势,东北人血性里够野是不假,可在野,也不能指望每个少年都那么疯狂。像乔四那种类型的人,全世界也没几个的。真要是有少年,和乔四郝瘸子一party人一样,天生就是亡命徒,红着眼拿着菜刀往死里砍,那还不横行一方呀,谁敢惹,一个人追着高年级十几二十个学生跑,都正常。

    “操,郝瘸子怎么有你这么个弟弟,***丢人。。。。。。”,两名肥头大耳的暴徒,打了一阵,颇感无趣。他两不是街头那种小混混,逮着个老实人往死里揍,还挺有成就感。准确点说,这两人,也算是东北有头有脸的一方霸主了。个子略矮一点的,是哥哥,叫张执文,个子略高一点的,是弟弟,叫张执新,绰号大小地主,中国黑道史上,排得上号的人物,黑龙江出名的两名暴徒。当然,下场肯定也是够惨。

    地主兄弟,别打了,免得人家说我们没风度,连小孩子都欺负。。。”,龙二的笑容,有些嘲讽,明显在嘲笑乔四底下无人,小孩子都拿出来当摆设。

    “滚回去,想要报仇,叫你哥出来。。。”,龙二一脚踢在郝伟杰肚子上,说不出的鄙视。出来混,就别怕死,既然怕死,还混个叼毛呀。

    血,一滴滴流淌,郝伟杰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说不出的凄惨,郝瘸子顿时彻底暴走了。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郝伟杰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亲弟弟,两人感情虽然一般,可毕竟血肉相连。嗷嗷怪叫的郝瘸子,眼珠子都变红了,什么黑道火拼,不能大面积动用g-u-n,他才不管呢。他端起一把ak,带着上百号人马,就冲了出去。和他一起的,还有老三黄挺利。

    黄挺利的为人,一向小心谨慎,可他的这条断腿,全是拜龙二所赐,此仇不报,枉为人。他带着狼狗、大山东子、老高丽、浪八,以及因为受伤,没能去广州的江米条、白耗子,近百号扒手,浩浩荡荡的跟在郝瘸子背后,冲向了菜市场。大战一触即发,龙二的横插一脚,让乔四和七爷的计划,全盘打乱。龙二要是出事,那龙家就真要倾囊而出,彻底疯狂了。这个代价,乔四付不起。同样,七爷也付不起,毕竟龙二是在他的地盘出事的。不过,七爷和乔四,都是一代枭雄,想法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两人不但没有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反而提前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说实话,七爷其实真的非常欣赏乔四,不然也不会竟然想把女儿嫁给他。识英雄,重英雄,杜月笙一眼相中吃霸王餐的戴笠,硬是拜了把子,结为兄弟,不是没有原因的。

    “龙二,给我滚出来,别人怕你,我郝瘸子不怕你,我是道上双拐,不服的来。。。。。”,郝瘸子青筋暴凸,暴跳如雷,自己老弟被人打的面目全非,不报此仇,他还怎么有脸混下去。

    “哼,妈的,你个瘸子,胆子不小,带了这么点人就跑来拼命。。。。。”,龙二颇为不屑,龙家的势力,不是乔四和七爷能比的,三方能维持和平的局面,无非是考虑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不然,龙家完全有实力,把七爷和乔四全做了。

    “妈的,你去死吧。。。。。。”,谁说郝瘸子傻的,傻人还能坐上哈市三巨头的位置?他猛然把伸在怀里的右手掏出,亮出了手中的就算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可能了。

    “**瘸子,你疯了,敢动枪。。。。。。”,龙二的话还没说完,郝瘸子已经端起枪,狠狠的扣动了扳机。愤怒的火舌,散发出妖异的美丽,子弹横飞,龙二吓得一把拽过一名小弟,挡在身前,撒腿就向后跑去。大小地主不甘落后,同时趴倒在地。不过,一把ak,不过三十发子弹,一梭子子弹眨眼间就射完了。郝瘸子恨恨的把枪丢到一旁,掏出双刀就冲上前来。这时,黄挺利也带人冲了上来。

    “妈的,操,给我往死里砍,谁把那个瘸子砍死了,我赏他两万。。。。”,龙二从小到大,那是含着白金钥匙出生的,哪里吃过这种亏。愤怒的他,眼珠子都变绿色了。

    杀气弥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万元户年代,两万元实在不算少了。无数的小弟,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冲向了郝瘸子,大小地主,更是人手一把夸张的超长砍刀,围着郝瘸子暴砍不已。郝瘸子勇猛是不假,可好汉难敌双拳,大小地主,能够横行黑龙江,红极一时,可不是吃素的。

    “二哥,我来帮你。。。。。。”,关键时刻,小克和李正光收到了乔四的指示,带着人马赶到了。有了他两的加入,形势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代火拼,比得就是谁够狠,小克,不用说了,一旦发狂,杀起人来收不住。李正光,更是没有什么问题,乔四旗下第一金牌打手,绝非浪得虚名。

    血液挥洒,手指、鼻子、断臂、头骨,掉落一地,整个菜市场,变成了森罗地狱,红色的液体,映亮了哈市的天空,染红了哈市的江水。龙二没有想到,他的无意插足,竟然会惹出天大的麻烦。怪就怪,人太轻狂,记忆力总是不太好。他似乎忘记了,当年,就是因为他的一枪,才害得黄挺利变成瘸子的。

    “***的龙二,我要杀了你。。。。。。”,黄挺利嗷嗷怪叫,挥舞着长刀,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龙二,郝瘸子也甩开了大小地主,疯狂的紧跟其后。小克和李正光,则顶替了郝瘸子的位置,迎上了不可一世的大小地主。

    烟雾缭绕,乔四站在远方,叼着烟卷,冷笑不已,事情既然已经闹大了,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与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七爷,七爷正端着一杯茶水,站在院子中,欣赏一株尚未开花的寒梅。事情已经闹到不可收拾了,铁定要出面解决。想要杀死对方,就要趁这最后的时机,赶快动手。不然,三方一旦停战,那率先破坏规矩,再次挑起战争的人,铁定要受到的惩罚。

    骄阳似血,烤的人烦躁不安。一辆面包车缓缓驶向了七爷的住处。面包车上,坐着面目狰狞的大同火枪队成员。收人钱财,与人消灾。他们拉开了贴身背着的长包裹,亮出了里面装的宝贝,竟然清一色全是推子。子弹上堂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杀吧,杀吧,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b社会大哥的位置,不是人人都能做的。7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乔四爷之风云往事。本章网址:http://8810.in/89_89135/74.html

类似《乔四爷之风云往事》的精彩小说